《故梦》(一)


  一


  「恭喜飞云战队击败了嘉世战队,成为第二届的『星际征途』网吧盃冠军!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恭喜他们!」

  满场的欢呼声与如雷的掌声,排山倒海地自四面八方涌来,在场控的调配下,比赛场地的灯光登时悉数聚集向赢家的那一方,代表飞云网吧出战的两位选手个个疯狂地拥抱在一起,将另一边输家的垂头丧气映衬得格外落寞。

  就在刚才的三战两胜淘汰赛裡,代表嘉世网吧的嘉世战队被飞云战队以二比零击败,可以说是大爆冷门──代表飞云网吧出赛的这支『星际征途』战队实力诚然不弱,但嘉世战队这边却是坐镇着两位在『星际征途』的网路牌位战上就已享誉盛名的高手,就算比赛裡没有绝对的胜负,但凭嘉世两位高手的实力,大家都没想到这两场激战裡,两人却是在运筹帷幄中犯下致命的失误,被飞云战队的选手们逮住破绽狂攻,即使负隅顽抗仍然无力回天,最终一溃千里,将至高无上的冠军荣耀输给了对方。

  两人的战败也不是一次失误后就慌了阵脚;相反地,两人即使露出破绽,依然竭力将操作维持得滴水不漏,倾尽全力在阻止飞云战队风捲残云地摧毁他们的阵地,只是飞云战队显得技高一筹,最终还是成功将两人的抵抗辗过,这才顺利夺下了冠军奖盃。

  不是嘉世战队弱,而是飞云战队确实更强!

  全场的人们都在为飞云战队欢呼,嘉世战队的两位选手则在众人的目送中黯然离场,也是得到了一些礼貌性的掌声,但终究不比飞云战队──人家可是货真价实的冠军呐!不管嘉世网吧的这两位大高手在网路上多麽呼风唤雨,今天滑铁卢的可是他们,想把面子跟场子赢回来?下次的第三届网吧盃再来吧!

  「别难过,比赛有输有赢,胜败乃兵家常事。」

  在观众们热烈的夹道欢送裡,代表嘉世网吧出战的叶秋与苏沐秋情绪不高地上了车,负责开车的是嘉世网吧资历最深的正职崔立,老闆陶轩则坐在副驾驶座上,殷切地安慰着两位选手。

  经营网吧这麽久了,陶轩跟长年窝在他这儿、凭他的电脑靠游戏营生的苏沐秋自然相熟,至于后来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名叫叶秋的小伙子,则是某天不知怎地就流落到他的嘉世网吧来,然后就跟坐镇嘉世网吧的第一高手苏沐秋卯上了。

  能靠游戏营生,苏沐秋的游戏水平是无须多说的,说打遍天下无敌手是夸张了些,但放眼整个嘉世网吧无人能出其右可是真的,最厉害的是,为了营生、苏沐秋接触非常多款游戏,只要是热门的、在苏沐秋眼裡有赚头的,他就几乎都能玩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而且不管射击游戏、格斗游戏、还是像星际征途这样的即时战略,没有一款难得倒他!

  直到那天,叶秋像彗星撞地球一样出现在嘉世网吧裡,随便挑了款游戏进了嘉世网吧的区域网路,然后风捲残云般痛宰了嘉世网吧的所有人后,在几个跟苏沐秋也算交好的熟客呼唤下,苏沐秋终于亲自入阵,来帮嘉世网吧找场子了。

  结果?在嘉世网吧横扫千军的苏沐秋,在那叫叶秋的客人面前却是接连地输,凭苏沐秋的水准当然不可能是被打得落花流水,但以他的实力,居然还会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他可是专业玩家啊!苏沐秋顿时就跟对面机台那个叫叶秋的傢伙彻底槓上了,游戏一款接着一款换,两个人打了个不可开交,偏偏苏沐秋依然输多赢少,打得饭都吃不下了。

  偏偏,不打不相识,打出了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搭档、好兄弟,从此还是千载难逢的好战友、好敌手。

  离家出走的叶秋,从此与无家可归的苏沐秋成了伙伴,两个高手一起靠着游戏维生,必要的时候也会像这样,顶着嘉世网吧的名号出去打点比赛,毕竟,打赢了也有奖金赚嘛!而且以网吧经营而言,这样的名气对老闆陶轩来说也是莫大的收穫,能有这样两个高手坐镇自家网吧,陶轩对这两个实力出众、实际上却都未满十八的少年可是非常重视的,尤其知道两人的出身都不容易,更是对两人百般呵护到了极点。

  像今天这样,儘管代表嘉世网吧出战的两人没能取胜,但陶轩还是丝毫没把这事儿往心上放,叶秋与苏沐秋的实力他是知道的呀!胜败乃兵家常事,这可是陶轩的真心话,他可真没天真到以为这世上真有什麽独孤求败,凡是竞技总会有输赢,人的发挥也会有好与坏嘛!

  「我们没事。」相较于愁眉苦脸的苏沐秋,叶秋要显得沉稳多了,一手拍拍身边好兄弟的肩膀,一边转头跟前座的陶轩说:「开车吧崔哥,没事的,下次会赢回来的。」

  「哈哈,没事没事,下次赢回来就好。」陶轩倒是从前座捞了两瓶饮料递过来,茗乾绿,是他们H市这边行之有年的一个茶饮料品牌,他自己挺爱喝的,刚才在两人比赛前就买好准备招待苏沐秋他们俩的:「走吧。」

  「嗯。」崔立应声,踩下油门。



  回到嘉世网吧,早已透过网路直播观赏过比赛的客人们纷纷上来问候,叶秋与苏沐秋两位嘉世的王牌少年又是得到了一大堆的安慰与招待,最后还是陶轩控住了场次,大家才捨得放两人上楼休息,还胡乱点了一堆杂七杂八的食物跟饮料要请他们俩。

  回来的路上,陶轩也是提过要一起吃顿饭的,但苏沐秋却是默默摇了摇头,搪塞了句「输了,没心情,没食慾」,也不理陶轩还是勉强凑了句「就算这样还是要填饱肚子啊!」,就是一个人闷着,最后还是叶秋应对了几句,陶轩这才无奈地放弃,但回到网吧,还是问了叶秋要不要吃点什麽喝点什麽,叶秋终究是点了几份炸物跟饮料上来。

  这年头,单纯做电脑生意的网吧几乎已经无法在市场上生存了,随着电脑与网际网路在家家户户普及,现在的网吧主打的是精緻化的路线,多半会转型成複合式餐饮的经营模式,除此之外还会讲求电脑配备的精良化,规划以更优质的使用体验为目标的『电竞』区域,做的就是那些家裡电脑配备可能不那麽漂亮、只好来网吧寻求高品质的玩家的生意。

  点完餐,叶秋上楼进了一个包厢区,这包厢区是提供给多位顾客一起享受游戏的区域,足足有八台电脑,此刻八台电脑的萤幕全都亮着,却只有苏沐秋一个人在操作,一台接着一台……有几个已经操作完的电脑,目前画面还停在游戏裡头;至于还没操作的那几台电脑,萤幕上却只有一个黑色的视窗,上头还持续在跑着白色的文字。

  若是熟门熟路的人,肯定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什麽──说不准还会投给正在电脑前忙碌的苏沐秋一个鄙视的眼神。

  然而,刚才都还表现得像是因为输了比赛而无精打采的苏沐秋,此刻却像是完全换了个人一样,正全神贯注地操作着电脑,一台一台地确认不同的游戏,检视今天的「收成」。

  叶秋轻轻让过一步,让设有隔音垫的厚重包厢门自动靠上,对好友那刚才的失落像是假装似的情绪变化毫不意外。

  毕竟,从一开始,就一切就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我点了几份炸物拼盘跟饮料,等等沐橙回来可以一起吃。」叶秋开口。

  「哦?那敢情好啊!饿了饿了,吃点东西正好,飞云那两个傢伙也不是真那麽菜嘛!搞得不动声色的放水都比赢还难,真是够绞尽脑汁的。」苏沐秋的脸蛋透过萤幕上刚打开的游戏画面的声光照耀,看起来格外地眉飞色舞,全没了刚才彷彿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们可是「打输」了冠军赛啊,在陶哥跟崔哥的面前,能不装个失魂落魄的样子来吗?虽说只是个网吧盃,但在这个电竞产业刚起步的年代裡,也是个很难得的比赛了啊!就这年头,捨得花钱砸在电竞上头的土豪还没几个呢!

  「挂到好东西了?」叶秋问。

  「是啊,一机二机没挂到什麽,三机四机收成不错啊!挂到好几件宝了,等等又要去更新一下卖场了,五机这边没收成,不过代练的角色倒是挂完了,我来看看六机这边怎麽样……哎这个好!枫叶纹章啊,这个卖价可不错啊!」

  苏沐秋兴高采烈地说着,说着那些听在真正熟悉游戏的玩家耳裡肯定万分不是滋味、绝对会二话不说申报官方锁他帐号的话:「叶修,咱们今天赚了不少啊!」

  「嗯。」叶秋,不,叶修点了点头。

  叶秋是他的假名,叶修才是他的真实身分。

  这件事时至今日,依然只有整天跟他溷在一起的苏沐秋知道而已。

  对了,还有他妹妹。

  「最重要的还是赌盘那边的事,你知道赔率多少?一比十六耶!大家对我们还真是看好啊,哈哈,不枉我们花这麽多时间打出名号,前面几场比赛也都是辗压过来,要不还真刷不出这麽高的赔率。」苏沐秋搁下正要去解开外挂程式、登入游戏看收成的七机,抬起头来面对叶修,露出一个欣慰的笑:「沐橙下学期的学费,总算是赚到了。」

  「……是啊。」叶修吐了口气,想起今天下午的那场激战:「故意控制在失之毫釐的输,原来比辗过他们还要费力。」

  「所以我说,不动声色的放水比赢还难嘛!」苏沐秋笑着,却察觉到叶修神色裡的无可奈何,顿了顿,也稍微收敛起了自己的笑。

  他读得懂叶修表情裡的苦涩,叶修又何尝不懂苏沐秋的无奈。

  跟苏沐秋也溷好一阵子了,即使在游戏方面的表现有时甚至比苏沐秋更强了一些,但叶修很清楚,苏沐秋背负的重量,跟他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不过是个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凭那个有权有势的家庭背景,只要有心,轻而易举就能把他捉回去吧,至今还没逮到他,说不准摆明就是看他不起、觉得他迟早会回家而已──也确实,即使真的到溷不下去、走投无路的时刻,他或许还是可以回家,儘管从此又得过着彷彿被挂着项圈般严谨无趣的生活,至少他不至于饿肚子、得为了下一顿饭的着落在哪而伤脑筋。

  但苏沐秋可不一样。

  为了养活他与他妹妹,这个年纪跟他相彷的少年却比他更加了不起,做代练、贩装备、打黑赛,甚至写外挂……苏沐秋把他所有的才华与能量,全都释放在了这瞬息万变的游戏市场裡,凡是能挣钱的事,哪怕只多一分一毫,精打细算到极点的苏沐秋,还是会毅然决然地去做。

  为了赚钱,为了养活自己,这个未满十八的少年,已经一肩扛起了自己的人生……甚至连妹妹的人生都一併扛起了。

  即使这麽做的代价是,他们在网游裡闯出的名气,背后往往多着几句骂名,最多的指责就是──没下限。

  不清楚他们所作所为的人,还会觉得他们只是实力超群、无与伦比;然而真正被他们摧残过的人,却绝对会用「卑鄙无耻」这种形容词来唾弃他们两人──没错,只要能赢……不,输也无妨,只要能够把利益最大化,他们两人什麽事都干得出来。

  儘管以他们两人的实力而言,他们很少需要依靠那些过于下三滥的手段来追求胜利;但万不得已时,苏沐秋也不会介意抛弃荣耀,只要能够换许更高的收益。

  「荣耀能值几个钱,养得活我跟沐橙,填得饱咱们的肚子吗?」

  刚跟苏沐秋认识时,叶修还为了自己总算遇到个能打的对手而暗自庆幸;孰料亲眼见识苏沐秋的营生手段后,叶修受到了非常强大的精神冲击。对纯粹只有追求胜利的他而言,苏沐秋这种什麽事都干得出来的游戏手段,无疑彻底洗刷了他的三观。

  偏偏,知道苏沐秋的背景,他完全能明白苏沐秋为何需要这麽做。

  这年头,电竞产业还远远没有发展到足以支撑起一个人的人生的程度,这些年来有多少得了奖却依然泯灭的玩家呢?又有多少即使镇日窝在网咖裡废寝忘食,依然闯不出什麽名堂、最终落得一个「玩物丧志」的网游废人称呼的玩家。

  这年头,「电竞选手」还是一个太陌生的词,若是和自己的家人说要去打电竞,恐怕比后段学校的吊车尾说要考上北京清华更荒唐。

  不过就是打游戏,哪有什麽荣耀可言呢。荣耀能当饭吃吗?

  号称「职业玩家」、拥有当者披靡的身手,为了餬口活下去,却不得不放弃比赛、把荣耀通通给卖了出去。苏沐秋在陶哥与崔哥面前伪装的失落,并没有逃过与他相知相惜的叶修的法眼──他看得太清楚了。

  回想起飞云网吧那两个在他们刻意放水下获胜的选手,兴奋地抱在一起享受满场欢呼的画面,叶修暗自握紧了拳头──最终却还是默默鬆开。

  没有谁能比他们更明白,明明有实力站在荣耀巅峰,却不得不牺牲这一切的他们,对荣耀依依不捨的眷恋。

  无可奈何啊,他们别无选择。

  因为他们是职业玩家,他们要活下去。

  所谓的「荣耀」对他们来说,若是无法换算成价值,就跟垃圾没什麽两样。

  没下限?或许吧……

  但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少年,与一对无父无母的孤儿,你跟他们要求什麽下限呢?有了下限就能保障他们的收入吗?有了下限就能保证沐橙下学期的学费有着落吗?

  没有人能保证。

  所以,为了活下去,就算是荣耀、就算是下限……他们也通通都可以捨弃。

  只要可以活下去。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接沐橙。」叶修说。

  「好。」苏沐秋点头,看着叶修的背影又接了一句:「路上小心。」

  「我知道。」

  门关上。

  苏沐秋叹了口气,低下头,继续专注在手边的外挂程式上。




  这是时光长河的起点,属于他们的故事正要开始。

  那年,一个大神还没成为大神;一个大神,还来不及成为大神。

  那年,故梦。

评论
热度(2)

© 草壁英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