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不留行vs风城烟雨】《让你知道什麽叫作近战法师》(非CP向)


  .练笔作,单纯只是想写元素法师跟魔道学者的对决。

  .时间私心设定为第十一赛季,对战组合为微草与烟雨,交手者为王杰希的王不留行对战楚云秀的风城烟雨。

  .纯粹写爽,请忽略所有可能不合理的Bug,专心看两个美男法师对轰就好。

  .其实我没有看过虫爹的《近战法师》,我只是因为高中的时候有个朋友在噗上贴、才初次接触到这个名词,只是迄今没有拜读原作。本文所用之「近战法师」一词,仅是写出自己心目中对「近战法师」这个名词的想像,和虫爹的《近战法师》原作没有任何关係,请见谅。

---  

  《让你知道什麽叫作近战法师》


  「各位观众晚安,欢迎收看今天晚上的荣耀职业联盟直播,今天的对战组合,是由烟雨坐镇主场迎接微草战队!这两支战队在这一赛季都有明显的战术变化,在本赛季中也有不少亮点,但这是处在转型阶段的两队首次正面对话,究竟哪一方的转变更强、是哪一队技高一筹呢?今晚就由两队为我们揭开答案啦!」

  解说潘林用一惯热情的语气激动地说明着本场比赛的看点:「那麽我们立刻来看看双方个人赛的对战组合!烟雨这边出战的是……风城烟雨,楚云秀?」

  现场的观众看到这个安排登时沸腾了,尤其这裡还是烟雨的主场,看到自家大将居然在个人赛首位出战,观众们在为楚云秀献上欢呼的同时,自然也不免担忧着:这壶裡卖的是什麽药?

  元素法师打个人赛?这不是没有先例,但这事发生在楚云秀身上就惊奇了,要知道楚云秀可是一向被认为「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软妹个性,虽然她也有强势的时候,在舒家姐妹加入烟雨前、楚云秀可是一个人扛着烟雨的招牌顶风逆天的,在明星赛之类的特别赛场上与兴欣的苏沐澄搭档时也时有亮眼的打法,不过楚云秀最擅长的仍是策应的位置,况且风城烟雨终归是个元素法师,范围地图砲类型的角色,自然不是单挑的首选了。

  而现在,楚云秀却是带着风城烟雨,站上了个人赛的第一个舞台,明摆着就是要用这让人跌破眼镜的元素法师来为客场挑战的微草佈下第一道关卡。

  「在上赛季中,烟雨与虚空交手时,也曾经摆出过全攻击的阵容,虽然那次功亏一篑、但仍让我们清楚看见了烟雨转型的决心,这是彻底的放手一搏啊!」李艺博说道:「不过元素法师打个人赛毕竟是不利的,即使风城烟雨是当今的荣耀第一元素法师……来看看微草这边出战的选手是──」

  「王杰希!」潘林惊呼,全场观众也跟着哗然。

  显示在萤幕上的对战组合,赫然是烟雨的当家第一人,对上了微草的冠军队长!

  在满场的欢呼与惊叫声裡,经验丰富的王杰希沉稳地起身,就这麽走出了微草阵中,踌躇满志地走上选手席,与已经在对面那头站定的楚云秀遥遥点头示意。

  「除了烟雨在本赛季中越来越强势以外,微草的变化也很显着,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王杰希正慢慢卸下他作为队伍核心的地位,倾向于在个人赛或擂台赛中出战,偶尔连团队战都不会出场,开始将队长的位置慢慢转交到了同队备受关注的高英杰身上,自己则拿出尘封已久的魔术师打法,这变化,其实有点像三零一的杨聪啊!」潘林说道。

  「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对站桩输出、比较需要有队友保护的元素法师而言,是比较具有威胁性的。」李艺博分析。

  「究竟楚云秀与风城烟雨,会如何面对这赛季重现风采的魔术师王杰希的攻势呢?」潘林说话间,双方的角色也已经在场上刷新。

  楚云秀选择的地图没什麽特别,就是个平凡的森林,除了森林中间有块空地、整张地图就是满满的树木与草丛,是张十分适合远程角色的地图。

  「虽说是适合元素法师的地图,但这些树木真的能对魔术师王杰希造成克制吗?」李艺博看着转播画面,也是有些怀疑的,毕竟双方都是大神阶级的强者,这两边还没打起来,他还真看不出哪一方能有什麽绝对优势。

  而赛场上,王杰希的王不留行已经率先骑上了扫把,开始在树木之间迂迴行动,採取战术走位、小心翼翼地往地图的中路接近。

  这是非常合理的考量,虽说魔道学者也有些中远距离攻击的魔法道具,但怎麽也比不上元素法师的远程火力轰炸,尤其这些树木即便对熟稔扫把的王杰希来说不成阻拦,却是风城烟雨藏身的最佳掩蔽,因此,王杰希採取了迂迴的进攻,既是遮蔽自己不会那麽容易遭到伏击、同时也是给自己更适当的角度去捕捉风城烟雨的位置。

  然而,不同于魔道学者有扫把骑,风城烟雨可是没有任何加速技能的,只能一步一脚印的往前走。

  于是,楚云秀就这麽控制着风城烟雨,一路直直地走到了森林中间的空地。

  然后就不动了。

  「楚云秀这是……」潘林看向身边的李艺博。

  「这个位置的角度,可以彻底看清王杰希这一边的刷新点的视线,无论王杰希要从哪个方向出手,楚云秀都可以看见王不留行的踪迹。」李艺博说明的同时,转播方也将视角切到了风城烟雨的画面。

  「但王杰希似乎发现到风城烟雨的站位了,他现在选择了低空飞行,在不碰触到任何树丛的情况下打算绕过风城烟雨的视线……这样的绕背能不能得逞呢?」潘林说道。

  风城烟雨站在森林的空地上环顾视线,王不留行在森林的树丛间疾速飞行,直到扫把的飞行极限到了才落地,但王杰希的操作已经炉火纯青,王不留行几乎是足一点地就旋即再度跨上扫把,一点时间也不浪费地朝着风城烟雨身后的树林逼近着。

  然而,无论王杰希的操作再怎麽高明精湛,也无法违反系统的设置:王不留行在飞行距离到达极限时,哪怕只是一瞬间,脚点地的时候依然会发出声音。

  而这森林万籁俱寂,王不留行这点细微的脚步声,并没有被楚云秀给错过。

  于是风城烟雨扬起魔杖,身形一转,精确地朝向了王不留行所在的方向!

  「漂亮!」直播裡的李艺博登时叫了出来。

  被发现了──意识到这一点,王杰希也不是笨蛋,断然放弃了继续迂迴的决定,而是操起扫把直接往风城烟雨疾冲,同时朝手中已经汇聚起光华的风城烟雨随手甩了一发魔法弹过去,试图打断风城烟雨的这一波咏唱。

  「王不留行直直地朝着风城烟雨冲了过去!」潘林喊道。

  「自信满满啊!看来王杰希是有自信靠着魔术师操作把风城烟雨的范围法术通通都闪掉的,楚云秀会怎麽应对眼下的这个局面呢?」李艺博说。

  确实,面对用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快靠近的王不留行,这时候顶多就是抢出一个法术,然后就会被近身了吧?这种时候,什麽法术有可能阻止王不留行的逼近?再者,王不留行刚刚还出了一个魔法弹,风城烟雨真的来得及吗?

  这一出手,就见应该是蓄势待发的风城烟雨赫然没开全神贯注,才刚凝聚在魔杖顶端的光华瞬间消散,明显地是个为了闪避魔法弹而做出的取消施法。

  「这一波奇袭没有奏效啊!」潘林说。

  「不,风城烟雨闪得太快了!」李艺博却看得比潘林更精准。

  的确,虽然风城烟雨选择了取消施法,但此时魔法弹根本才刚脱离王不留行的手,风城烟雨这样毫无犹豫地放弃手边读条的法术,若非真的确定这个法术的咏唱赶不上魔法弹的飞行速度,另一个可能性就是,这个施法是一个诱饵。

  也不知道刚才搓出来诱敌的是什麽小法术,总之风城烟雨彷彿一点也不心痛地取消施法,只见风城烟雨向后一站,竟是斜斜地站到了身后的那棵树木后,让树木掩住了自己的身形。

  但,这点小把戏怎能骗得过王杰希?王不留行直接在空中一个变向,却是断然切入了旁边的树林裡,没有艺高人胆大地去跟风城烟雨硬碰硬、正面去闯肯定已然开始咏唱的法术,而是贯彻原本的决策,採取了绕背的袭击。

  就在这点变向接近的时间裡,风城烟雨的法术却是已经抢了出来。

  地上瞬间爆向四面八方的烈火,空中汇聚起噼啪作响的电光,风城烟雨此时出手的,正是元素法师70级的大招:天雷地火!

  「天雷地火?这种范围杀伤型的团战法术,不适合在这种单挑的接近战中使用啊!况且这样的招式,王杰希没几下就窜出攻击范围了,打得中吗!?」潘林惊叫。

  「不,注意风城烟雨这个法术的位置!」李艺博却是接着说道。

  听见李艺博这麽一说,所有人──包括场上的王杰希,也是立时注意到了风城烟雨这个法术的异常之处。

  只见王不留行风度翩翩地闪过第一道落雷,转眼已经逼迫到风城烟雨五个身位格的距离、几乎已经要甩出第一个魔法道具的时候……第二道落雷却是精准地砸到了王不留行的头上。

  自己还没冲出天雷地火的范围?

  看着自己萤幕上因为遭受雷击而霎时停滞僵直的画面,王杰希这才注意到了楚云秀出的这一技天雷地火有什麽特别之处。

  ──她是以自己为中心放的天雷地火!


  「原来如此!楚云秀刚刚卖的那个破绽,是在勾引王杰希见猎心喜,为了就是把这个以自身为目标施放的天雷地火,出奇不意地砸在王杰希的头上!」瞬间看懂了门路的潘林惊呼道。

  此时的场上,只见天雷地火的电光与烈焰摧残着风城烟雨周围的树木,不过楚云秀显然是经过测试才选择的这张图,这个场景的树木都还算结实,没有发生天雷或地火撞上去以后树木就倒下的状况,只有留下一些焦黑与大洞而已,否则这场面肯定兵荒马乱至极。

  而现在,地上的烈火虽然暂时烧不到还飞在空中的王不留行,但在楚云秀俐落的手动操作下接连落下的天雷,却是一道一道毫不留情地鞭笞在王不留行的身上。

  不过,这样就能拿捏魔术师王杰希了吗?

  纵使处在不停被天雷击中的情况下,王杰希却仍锐利地抢出了一个缝隙,只见王不留行的手一甩,一道星星牌便被他扔了出来──星星射线!

  然而,这一击却是来不及打断风城烟雨的咏唱,只见风城烟雨双眼一凝,魔杖一挥,一个法术已经瞬间施展出来。

  全神贯注!

  瞬发的法术超过了王杰希的反应速度,还困在天雷地火的攻势裡的王不留行挨了一道雷后,紧接着又吃了第二道雷电。

  这两道雷电的间隔太短,根本不是天雷地火的攻击速度,可能性只有一个:第二道雷击,来自风城烟雨刚刚使出的这个新法术。

  雷光炼狱!

  风城烟雨这个荣耀第一元素法师,主修的正是火属性与光属性的法术,除了本就是大招的天雷地火,雷属性的75级大招:雷光炼狱、雷霆末日,当然也没有吝啬了技能点。

  藉着天雷地火的牵制,雷光炼狱的第一道雷精确地击中了王不留行,将王不留行锁进了电光的结界裡,迫使他不仅得扛天雷地火的伤害、还得把雷光炼狱的六道雷光悉数吃个乾淨。

  滋滋滋滋滋滋……天雷地火被楚云秀手动操作到的部分、以及雷光炼狱由系统锁定的电光,一道接着一道地噼在王不留行的身上,看得现场的微草粉丝都心疼了起来。

  但楚云秀?好不容易才逮到这个变幻莫测的魔术师,她可没有放过这个天赐良机的打算,只见风城烟雨手一扬,竟是一个瞬间移动缴了出去!

  这个法师系选用率最高的打製技能,在风城烟雨的身上可是元素法师的本职技,当然不会有仅仅一级的限制,再加上风城烟雨的主修属性与装备堆叠,这本就快速的瞬间移动出来真的快得像是一眨眼的事,尤其冷却时间也比非本职的角色快上许多,楚云秀施展出来可是一点都不手软。

  电光一闪,风城烟雨瞬间出现在正被雷电困锁在空中的王不留行背后,让被电光打得浮空的王不留行更难掌握他的位置。

  迴身,扬手,烈焰在王不留行的身下爆开!

  烈焰冲击!

  冲天烈焰把王不留行整个轰飞上了新的高度,让天上的雷击更是精确地噼在他的身上,打得王不留行在空中不停地翻滚,视角天旋地转的、满是电光跟烈火的特效,别说风城烟雨的位置了,根本连片树叶的绿色都看不清了。

  紧接着,风城烟雨又是几个法术送了上来,火焰爆弹、冰霜雪球接连灌在被雷电困在空中的王不留行身上,几乎打出了押枪的效果,把王不留行斜斜轰飞了出去。

  然而,王杰希那是能被这点伎俩就封杀的主吗?只见兀自在空中翻滚的王不留行手一甩,竟是抢出了一个法术道具。

  熔岩烧瓶!

  清脆的破碎声后,炙热的火海瞬间烧了开来,还不偏不倚地朝着风城烟雨的脚边涌了过去,让现场的微草客席那边爆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在这样的绝境中,居然还是算到风城烟雨的位置、成功把法术道具扔出去脱困,这得是多犀利的判断?

  「不愧是魔术师!」潘林大叫。

  「应该是利用了遭到冰霜雪球与火焰爆弹攻击的角度算出来的,但能扔得这麽精准还是非常可怕啊!不愧是魔术师,难道刚才那片让人头晕的天旋地转对他完全无效吗?」李艺博惊讶地说道,他有试过用第一人称视角的转播去看王杰希使出魔术师打法时的画面,那根本不是平凡人类可以捕捉的东西。

  而现在,一个熔岩烧瓶抢出空间,在空中的王不留行又是一个酸雨乾冰抛出,等不及乾冰烧瓶作用,王不留行再甩出一个魔法弹,直接把酸雨乾冰在空中引爆开来。

  火海席捲,冰雨落下,接连的两个魔法道具创造出两个持续伤害的范围,迫使风城烟雨只能选择退让;最让人惊艳的是,这两个魔法道具卡得恰到好处,竟是一左一右地把风城烟雨逼到了一条线上,不可能往前,只能选择后退。

  这一退让,好不容易才抢出的机会自然也只得放弃了。

  就在风城烟雨被酸雨和火海逼退的时候,雷光炼狱的效果也总算是到头,就见王杰希似是真的一点也不受刚才那阵视角翻转的影响,王不留行急速向下飞行,然后双手抓起扫把,竟是出了一个重力加速拍,直接把攻击技当加速技用,飞快回到了地面上。

  在这个过程中,王杰希甚至还加上了几个直角变向,最后一个重力加速拍还刻意转换方向,完美闪过了还没结束的天雷地火接连投下来的几道雷光。

  这样神出鬼没的变幻,就已经够让人惊讶了;而王杰希面不改色,王不留行甫落地,再来依然是那洗鍊的操作:王不留行几乎是左脚刚踩地,瞬间又蹬了起来。

  接下来的操作,就更加震撼人心了。

  也没看清王不留行到底坐稳了没,像是按下了什麽开关,王不留行的双手握紧扫把,整个人却是化作一道蓝色的流光,彷彿一颗横向扔出的彗星,朝着被夹在火海与冰雨之间进退维谷的风城烟雨冲了过去!

  若是寻常状态下的这个距离,也许风城烟雨是来得及拉开来的,即使魔道学者骑了扫把也一样;但藉着这个招式,王不留行已经是整个人往风城烟雨撞了过来!

  这画面,让客席的微草粉丝们登时又爆了。

  因为这个招式,并不是魔道学者的本职技能,赫然是一个打製技能。

  豪龙破军!

  王杰希这场比赛所选择的打製技能,正是战斗法师的豪龙破军,一个集位移与攻击于一身的技能,儘管用扫把来出这个招式的画面有些不伦不类,但挟着彗星撞地球的气势,骑着灭绝星辰的王不留行已经瞬间冲出天雷地火的范围、来到冰雨与火海之间,狠狠撞在风城烟雨的身上!

  技能命中,王不留行瞬间取消技能、避免豪龙破军的收招空档,却是卡准了风城烟雨受到豪龙破军冲击的僵直,左手一扬,驱散粉洒中风城烟雨,孤军作战的风城烟雨此时身上是没有任何增益效果的,自然将攻速、施法速度与移动速度的Debuff吃了个齐。

  抡起灭绝星辰,王不留行左手再一甩,灭绝星辰上抄的时候,鑽石般的光彩间已多了冰蓝色的星光,宛若支离破碎的绚烂星屑。

  寒冰粉、清扫!

  风城烟雨浮空,王不留行顺势跨上扫把,一道王杰希熟练到已经可成反射动作的连技已经接了上去,灭绝星辰一下又一下地敲在风城烟雨身上,若非风城烟雨作为主修光火的元素法师、有刻意堆叠应对异状态的冰暗抗性,这麽一通敲打,风城烟雨非得给冻成一个大冰块不可。

  冰冻效果没给打出来,寒冰粉与驱散粉的缓速却已经够让风城烟雨这样一个区区的元素法师吃不消了,何况面对的是一个机动性高的魔道学者、操作者还是拥有魔术师之名的王杰希?

  只见风城烟雨仗着主修的法术再加上自身的咏唱速度,抢了一招光电环出来,耀眼的电光以风城烟雨为中心环状飙出,却被王不留行一个空中变向堪堪地躲过。

  然后抄起灭绝星辰,就在扫把掌握的六连击打完的同时,再接了一个扫把旋风上去,接连挥出的扫把旋出大范围的魔法风暴拉扯着被连击打到浮空的风城烟雨的身形,不仅持续造成着伤害、更将风城烟雨绞入一旁未尽的酸雨乾冰的效果裡面,让风城烟雨的速度又缓了一截。

  同样是浮空连击,元素法师远远没有魔道学者的那种灵活性,况且是在中了驱散粉、寒冰粉、又受到酸雨乾冰影响的情况下?彷彿刚才的情景複製、只是角色对调而已,这次轮到了风城烟雨被打得在空中不停翻滚,刚刚是王不留行窜出了穷追勐打的电光,现在却是风城烟雨怎麽也摆脱不了那如影随形的扫把连击。

  风城烟雨唯一能做的,只是勉强竖起了一根手指,在空中射出一道冰蓝色的光束。

  冰线!

  「冰线?」潘林一愣。

  「冰线这个技能在设定上只有碰到其他角色时才会被强制中断,的确是能在浮空中施展出来,但……在单挑的情况下、还是被王不留行连击浮空的状态,这个冰线能做到什麽呢?」李艺博也坦率地说了他看不懂楚云秀的这判断。

  不仅李艺博,就连场上的王杰希,也看不透楚云秀出这一记冰线有什麽意义,王杰希的连击是还带了遮影步的学问在裡头的,因此风城烟雨的手也不是指着他,这冰线就这麽随着风城烟雨被打得不停翻滚而朝着周围四处乱画,画了个老半天,就是不会瞄到王不留行的身上;即使指到了也没有用,冰线只有画完结界后再被碰触到才有效果啊!

  操作错误?

  也不是没有可能,但那也不是王杰希关心的事,他只是看准了空中的风城烟雨,精确地计算着自己的技能冷却,一招接着一招地把自己最擅长的连技送上去、把毫无还手之力的风城烟雨在空中打得七荤八素。

  然而,没有还手之力,还是有招架之力的。

  招架?

  只见空中的风城烟雨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动作──也不知道楚云秀是怎麽抢出这个机会的,被打得不停翻滚的风城烟雨突然挥出魔杖,喀的一声,居然不偏不倚地和王杰希的灭绝星辰相撞在了一起。

  用元素法师的魔杖,招架魔道学者的扫把?

  在系统默认上,这当然是可能的状况;但在实战中,却是几乎不可能看见的场景。

  而现在,楚云秀、王杰希,这两个可称是荣耀职业联盟中法师系职业大神的选手,将这个画面给展现了出来──由楚云秀不屈不挠的意志!

  而且,风城烟雨接下来的操作,证明了这不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的误打误撞,是楚云秀有意打出的招架。

  因为风城烟雨瞬间直起魔杖,对准了前方正在空中架住他魔杖的王不留行。

  纵然身中驱散粉、寒冰粉、再身处酸雨乾冰,主修光火、又特意堆叠咏唱速度的风城烟雨,使出这个法术还是毫无困难。

  这是一个瞬发法术啊!

  「雷电贯穿!」认清风城烟雨的魔杖汇聚的电光意味的技能,潘林立刻叫了出来。

  根本是一眨眼的事,风城烟雨手中的魔杖,已经朝着王不留行轰出了一道飞快绝伦的电光……

  然后,清脆的破裂声爆开!

  只见风城烟雨轰出的这道雷电贯穿,居然没有射穿王不留行的身躯──王不留行的右手握着灭绝星辰,左手一甩,竟是抢在这间不容髮的瞬间,送出了一道电光,与风城烟雨的雷电贯穿撞击在一起,抵消!

  「闪电锁链!王不留行用闪电锁链,挡住了风城烟雨这突如其来的雷电贯穿!」李艺博也坐不住了,光属性的法术,那飞射速度都是一等一的啊!而现在,楚云秀在一片天旋地转中抢出一个攻击招架已经很不可思议,她紧接着甩出的雷电贯穿,居然被王杰希技高一筹地用法术招架下来!这两个人,大神水准,当之无愧!

  不过,王杰希的反应快得不可思议,他却没能躲过在这片对撞抵销而爆开来的电光中,朝他送过来的一道光。

  这不是法术攻击。

  在四处窜动的白炽电光中,风城烟雨朝着王不留行送过来的,不是任何带着元素与光影特效的法术,而是……他的武器。

  风城烟雨的魔杖,银武劫风,就这麽穿过了爆开的雷电,扎中了王不留行。

  扎?一般的魔杖都是用敲或用捅的,怎麽会有扎的攻击形式?

  所以,这不是普通攻击。

  这是战斗法师的圆舞棍啊!


  虽然酸雨乾冰的效果已经停了,但风城烟雨身中驱散粉、寒冰粉,怎麽可能使得出这麽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

  王杰希定睛一看,却发现风城烟雨的身上,赫然是已经解除了这些异状态;而他的左手扬在空中,依稀还残留着些许粉末,在电光的反射下闪闪发亮。

  然后,王杰希明白了,楚云秀刚才是怎麽在那样的绝境中,抢出那不可思议的一技招架的。

  是那记冰线。

  是风城烟雨画在周围的冰线成为了镜子,反射出正在空中连击他的王不留行的身影,让楚云秀看到了王不留行的位子。

  以楚云秀的能力,可能尚且推估不出王杰希魔术师的千变万化;但是都看到位置了,魔道学者的扫把怎麽挥也就是一个普通攻击,楚云秀要做的,就是一个普通攻击敲出去而已。

  当然,说来容易,在这样的天旋地转中,准确地看到冰线映照出来的画面、算出王不留行的位置与攻击角度、再送出一道恰到好处的普通攻击去形成招架,这也不是平凡的职业选手能够做到的事。

  而现在,楚云秀做到了,为她搏到了可能的反击机会。

  至于风城烟雨身上异状态的消失,答案就在她左手残留的粉末。

  风城烟雨,竟是对自己出了一个魔道学者的驱散粉,洗掉了王不留行这个魔道学者的顶点加诸在她身上的异状态;然后再抢出一个战斗法师的圆舞棍,扎住了王不留行!

  魔杖抡圆,彷彿完全褪去总被嫌弃的软妹子形象,拿出要彻底打破元素法师不擅近战这种职业设定的气魄,风城烟雨手裡魔杖一甩,将王不留行往地面上勐砸!

  「这云秀……」正在观赛的叶修啧啧称奇,纵然身为荣耀教科书、但他浸淫最久的毕竟是战斗法师这个职业,对法师系的技能特别熟悉,这种用元素法师打出战斗法师气势的操作,他也是有能力使出来的。

  不过,这画面出现在楚云秀的身上,就显得格格不入、却又太让人激动了,这不见烟雨主场的粉丝们已经像是暴动般地尖叫起来、快把天花板给掀翻了吗?

  「越来越像妳了。」叶修最后是说了这麽一句,眼光看向身边的苏沐澄。

  「呵呵。」苏沐澄只是轻轻一笑,在心裡默默为自己的好姊妹加油着。

  的确,楚云秀……应该说,这一赛季,几乎所有选手打得都比之前更加热情,那多半是受了上一赛季裡由兴欣领衔演出的各种热血戏码影响,举凡神枪手把射术当刀剑、牧师拿着十字架肉搏、还有什麽牧师用肉身挡枪的,这种种犹如壮士断腕般义无反顾的疯狂打法,让许多选手都沸腾了。

  而对楚云秀来说,最让她惊艳的,自然是苏沐澄在决赛的最后那一刻成为主攻手,与叶修联手抢出一个完美的机会,虽然没能聚歼、却是一鼓作气彻底轰残了轮迴三人组,让叶修得以上演六点五秒超神补刀的画面。

  虽然现在的风城烟雨只有一个人,身边甚至没有长年来与她搭档的林暗草惊。

  但那种巾帼英雄的气势,沐澄可以,云秀没道理办不到!

  风城烟雨的魔杖,扎着王不留行的身子,以连地板都要砸裂的气势,急速下挥──

  王不留行却没有坐以待毙。

  腹部被风城烟雨的圆舞棍扎着,正在飞快被甩动身形的王不留行左手一挥,居然在这样的扯动中,抢出了一个技能。

  一道漆黑的魔影,就这麽拽住了正施展着圆舞棍的风城烟雨,拖着她连同被往下砸的王不留行一起下坠。

  暗影斗篷!

  吃到了这个魔道学者本职的抓取技,还在空中使用圆舞棍的风城烟雨,就这麽保持着法杖扎在王不留行身上、把王不留行往地上砸的姿势,被王不留行瞬间拖进了怀裡。

  然后,王不留行拧着灭绝星辰的右手一扬,直接出了一个属于元素法师、刚才也有出自风城烟雨之手的法师技能,炸了风城烟雨满脸。

  火焰爆弹!

  身为体术与道具两种流派并重的魔道学者,王不留行不仅对魔道学者自身的技能熟稔至极,法师系的通用技能也学了不少,用以弥补魔道学者的扫把六连击的限制,将这些低阶的法术加在连击中作为衔接,是他这个魔术师的拿手好戏。

  迎着风城烟雨俊秀的脸庞,就着暗影斗篷的抓取拉近,这一发火焰爆弹根本是直接捉着往风城烟雨的脸上砸,焰光爆开的场面,让不少刚刚才在为风城烟雨潇洒的操作尖叫的粉丝都快哭了。

  虽然风城烟雨是个男角,但楚云秀作为为数稀少的女性选手,粉丝裡不乏猥琐的男人、但迷妹也同时多如过江之鲫,尤其楚云秀虽被指为软妹,但她除了关键时刻有手软的问题以外、平时可从来没有愧对过风城烟雨这第一元素的名号,可以说这样一个帅气的男角、操作在坚强地担起队长身分的楚云秀手裡,已经让粉丝们觉得楚云秀若是操作女角才叫难以接受。

  而现在,俊美的风城烟雨被王不留行用属于元素法师的技能炸得满脸,不少粉丝都快哭出来的同时,都已经有人咬牙切齿地开始对微草产生仇恨了。

  不过,这些毕竟都是台下的风景。

  台上,战斗在继续,被拖到面前的风城烟雨的魔杖依然抵着王不留行,在火焰爆弹炸开的火光与烟雾中,继续将王不留行往下送……

  然后,众人发现了惊奇的一幕。

  在火焰爆弹炸开的烟雾间,王不留行是背对风城烟雨的。

  背对风城烟雨,也就是说,王不留行是面对着地板坠落的。

  这意味着什麽?刚刚那个瞬间发生了什麽?


  「暗夜飞影!」李艺博怎麽说也是解说嘉宾,素养当然比潘林高上许多,立刻判断出了这个一百八十度转身的情形是出自什麽招式的效果。

  没错,就在刚刚王不留行用暗影斗篷拽住风城烟雨、然后一个火焰爆弹送上去的时候,挺着火焰爆弹炸开的冲击,风城烟雨居然左手一甩、也是抢出一个元素法师的技能,一招暗夜飞影翻过了王不留行,藉着这个圆舞棍,直接把王不留行砸进了地表!

  蹦!

  这一个圆舞棍抡得扎实,王不留行在空中的应对虽然也是神乎其技,却终究免不了被圆舞棍的强制倒地摔在地上,尤其王不留行还是被暗夜飞影翻过了身的,这一砸,王不留行的脸直接给埋进了地板裡,一片黑暗得像是被致盲了般……

  烟雨的粉丝们已经不知道该哭该笑了,微草的粉丝们也纷纷沉默了,刚刚那个空中的暗影斗篷接火焰爆弹多潇洒啊!但就这或许还不到三秒间的空中交手,双方接连变招、结果最后仍是王不留行被埋到地上去,风城烟雨的粉丝不忍看到自家偶像被打脸,王不留行的粉丝又怎忍心看着王不留行吃土?

  不过,这些都是台下粉丝们的纠结烦恼;台上的交锋,还没有落幕!

  身上还带着当面炸开的火焰爆弹尚未散尽的火光与焦烟,只是受到抓取技、但没有被强制倒地的风城烟雨率先受身操作,然后一个翻滚站了起来后,对准还埋在地板上的王不留行,魔杖一挥,一道剧烈的火焰直接把王不留行给炸飞了起来!

  火牆!

  主要是作为掩护的技能,却是被楚云秀直接当作了一个扫地的浮空技,火牆轰的一声冲天烧起,直接把王不留行给轰上了空中。

  紧接着,风城烟雨右手魔杖后抽,左手却是向前一扬,对准被火焰炸起来的王不留行,几乎是零距离地又送了一个招式出去。

  落花掌!

  强劲的气流炸裂开来,将王不留行往后吹飞了出去。

  「现在是怎样,人人都想当全职高手啊?」对战斗法师的技能最为敏感的叶修忍不住吐槽。

  然而,王不留行还没飞出三个身位格,风城烟雨的魔杖再挥,再一个招式接了过来。

  火焰爆弹!

  像是要报刚才的仇,比魔道学者这个非本职更强、更勐、伤害更高、冲击力更大的高阶火焰爆弹,就这样把王不留行整个轰飞了出去!

  然后呢?藉着这个火焰爆弹的击退效果送开王不留行,再展开新的一轮接技吗?但是击退效果一到尽头,尚在空中的王不留行就能继续操作扫把飞行,楚云秀有把握再次抓住王杰希的魔术师技法吗──

  就在所有人都这麽想的时候,王不留行被冰冻了。

  就着王不留行的视角,萤幕前的王杰希有些无奈地苦涩一笑。

  因为他看见了王不留行的身下,正是风城烟雨方才画出的冰线。

  原来那不是垂死挣扎,不仅是用来看清他操作的镜子,更是一个机关算尽的技巧。

  被冰冻的王不留行无法转动视角,自然无法看见风城烟雨已经抡起魔杖,又是一个全神贯住开了下去。

  然后,一记瞬发的、属于风城烟雨这个主修光火两属的元素法师的大招,就这麽给轰然送了过来。

  火系75级大招:火之鸟!

  王不留行此刻遭到冰冻,属性已被强制转为极强的水属性,正是火属性的剋属,又是被火系的顶级大招命中,这一招轰了个扎扎实实,王不留行本就已经惨澹的血条,瞬间濒危。

  经过刚才那番激烈的鏖战,王不留行和风城烟雨的血量都所剩不多,但仍以最一开始就抢到先手的风城烟雨佔优,尚有百分之二十一;至于王不留行就比较悽惨了,已经只剩下百分之九,已是一个大招足以收尾的程度。

  于是,风城烟雨向前一踏,左手一捞,也是一道黑影甩了出去。

  暗影斗篷!

  刚刚才由王不留行出手的魔道学者抓取技,现在赫然是又由身为元素法师的风城烟雨使了出来!

  暗影斗篷一兜,被火之鸟啣在口中狂燃、正要被展翅翱翔的火之鸟送飞出去的王不留行,就这麽硬生生被风城烟雨拖了回来。

  收尾的最后一个大招,风城烟雨的左手扯着暗影斗篷,一边将浑身冒着烈焰的王不留行拽回来;右手的魔杖劫风,却是横持于腰,浩瀚的魔法力量瞬间汇聚于魔杖顶端,强烈的魔法气流甚至以旋风之势捲住了整支魔杖。

  然后,随着风城烟雨一个扭腰,将手裡的魔杖就这麽捅了出去,顶到了燃烧着的王不留行身上……

  那巨大的魔力气流,煞时化作一条张牙舞爪的蛟龙,将王不留行狠狠地咬在嘴裡,然后就这麽冲了出去!

  就像王杰希选择了在灭绝星辰上打製豪龙破军,楚云秀这一局为劫风选择的,同样也是战斗法师的大招──伏龙翔天!

  虽然魔杖不如战矛要来得适合施展这物理与魔法兼具的招式,但伏龙翔天作为一个法师系的技能,仍然吃了不少魔法攻击力的係数,哪怕只有一阶,但这一击送上去依然足够。

  不同于手持却邪的一叶之秋使出的是黑龙、拿火舞流炎的寒烟柔是火龙,风城烟雨拿的是光属性的魔杖,使出的这记伏龙翔天,是条由狂暴的气流汇聚而成、带着流光的风龙。

  声势虽不特别壮阔,但并不影响它将伤害狠狠地灌在王不留行的身上,叼着他往后头送了出去、甚至快要追上更先一步送出的火之鸟,这才将王不留行的尸体摔飞了出去。

  早在伏龙翔天命中的那个瞬间,伤害判定成立,王不留行的血条便已然清零。

  王杰希看着萤幕上越来越远的风城烟雨、以及瞬间变得黑白的画面,手轻轻鬆开了滑鼠,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对方这一局的精采表现。

  而楚云秀看着萤幕上越来越远的王不留行,右手却是将滑鼠牢牢攥紧,刚才那番拼搏可说是她豁尽了全力,此下终于收穫丰硕的战果,令她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虽然只是单人赛事裡的第一局,但这一场胜利,却是楚云秀在职业联盟裡奋斗了这麽久,摆脱所有包袱、让所有人刮目相看的,当之无愧的一场胜利。

  鬆开滑鼠,楚云秀看着萤幕上闪出的两个大字,兴奋地在选手席裡振臂狂呼。


  荣耀!

评论(5)
热度(32)

© 草壁英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