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荣耀职业联盟第十一赛季总冠军赛》第五章 让你见识真正的狂


  ※全职高手同人,纯粹为了想让张佳乐拿一次冠军而写的第十一赛季总冠军赛脑补作品,对战队伍为霸图vs轮回。

   完全妄想向作品,以霸图开无双怒拿总冠军为目的,含有林敬言复出的情节、以及虽尽量遵照原作但一定会有bug的战况描写,不喜者切莫向下阅读。

  ※实质上为延续〈双花回忆三十题〉的作品,请无法接受者务必回避,以免造成您的不适。

  ※以上OK的话就开始看比赛吧!

  ※搭配BGM: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39058/
   本曲为银魂゜的ED 3 「グロリアスデイズ」(Glorious Days)
   我个人比较喜欢私心把它翻译成……「荣耀岁月」 :P

  ※2016/9/5加注:感谢读者a86138671a提醒,修正流氓不属暗夜系、并不能施放陷阱的BUG。

---

  〈全职高手:荣耀职业联盟第十一赛季总冠军赛〉 

  第五章 让你见识真正的狂



  孙翔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唐三打。

  麻针,耳光,肘击!

  整套连技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右手由左至右甩出麻针的瞬间,接着动作从右至左甩出耳光;打翻了一叶之秋的脸,再顺着由右至左甩手的姿势,直接砸出肘击!

  只有精通一个职业到极致的玩家,才能够打出这么流畅的连技!

  操作可以不用快,但是这种精準,却是只有首屈一指的高手才打得出来的节奏!



  这肘击迎面砸下来,孙翔的画面就整个黑掉了。

  被肘击打坏萤幕了?当然不是。

  是拋沙!第三段的唐三打!

  肘击命中,顺着手向右扬的姿势拋出掌中的沙;再来,冷暗雷的拳头收回,朝着一叶之秋的肚子又是一钻!

  勾拳!

  和大漠孤烟不同,这可是冷暗雷的本质技能,加点更高,足以一击就成功把一叶之秋打出浮空。

  但一叶之秋几乎是脚尖才刚离地,马上又在空中愕然定住。

  锁喉!

  瞬间把浮空的一叶之秋逮住,只见冷暗雷的拳头终于停下动作。

  而他的身体向后一弓、头向后一仰──然后朝着一叶之秋的脑门狠狠撞了下去!

  头槌!

  这一撞让现场的气氛沸腾到了极点,这种流氓干架的气魄,才是荣耀第一流氓的架势!这种对面对干、绝不相让的斗志,更是霸图最喜欢的气势!

  这一刻,冷暗雷绽放的神采,就连台下观赛的唐昊都看得冷汗直流。

  这真的是林敬言?真的是被他以下克上的那个林敬言?



  而现在,冷暗雷扯著揍的,可是享誉全联盟的斗神一叶之秋!

  这记头球撞得一叶之秋眼冒金星,但冷暗雷已经送出下一个技能,只见冷暗雷手猛地一松,然后身体如橡皮糖般一缩、一弹,整个人往一叶之秋身上撞了过去!

  强力膝袭!

  今天一直在飞的一叶之秋,又飞出去了。

  但,仍在强力膝袭的收招状态、人还在空中的冷暗雷手却没停下,兀自又扔出了一个汽油瓶。

  就在一叶之秋摔落地面的同时,炽烈的火光直冲云霄,将一叶之秋又炸上了天。

  再下来时,一叶之秋已是一具焦尸。

  一叶之秋的血量本就惨澹,光是那燃烧的巨木就砸掉了一叶之秋半条以上的血,刚才又吃过冷暗雷的街头风暴、百花缭乱的手雷与大漠孤烟的霸皇拳。

  再给冷暗雷接了这么一套完美的连技,一叶之秋的血量早就红了。

  林敬言没有耍帅装逼,没有潇洒转身去当个不看爆炸的真男人,双手发烫、甚至还在颤抖的他,只是戒慎恐惧地看着一叶之秋落地后被炸飞,确认了一叶之秋血条清零,才大大地吐出一口浊气。

  这是他这辈子,最紧张、却也最爽快的时刻了。



  「还没有结束,比赛没有,你也没有。」

  方锐,看到了吗?你没有,我也没有!





  至於后面,将一叶之秋完全交给了冷暗雷收拾,大漠孤烟淡定回身,和爬起来的云山乱打成了一团。

  柔道和拳法家的格斗,那也是很有看头的,但这局势对轮回实在是大大的不利,吕泊远心慌意乱,已无法彻底专注在眼前的敌人上。

  而且大漠孤烟,并不孤单。

  他的背后还站著石不转。多年来,唯一入选明星赛的牧师。

  最锋利的矛与最坚固的盾。

  仗著有牧师,大漠孤烟沉稳地拆解云山乱的招式,总算拖到了几个技能的冷却结束。

  於是,以一个窝心脚为起头,韩文清的反击开始了。




  另一边,张佳乐和秦牧云还在拼命拦阻江波涛与方明华,笑歌自若只是个牧师,最多就是躲在无浪的背后为他加血;但无浪也不过是一个魔剑士,面对两个远程职业的疯狂集火,他被打得几乎连一个波动剑都放不出来。

  所幸,轮回的第六人终于到阵。

  杜明,吴霜钩月!

  「我来了!」

  虽然不知道战局如何,但光是看队伍栏里一枪穿云已经丧命、一叶之秋的血量也岌岌可危,就知道轮回现在的情况有多么糟糕。

  於是吴霜钩月快马加鞭地赶路,总算在这个时候来到阵中,舞着满天剑光杀进场中,朝着百花缭乱全力冲击!

  「交给我!」

  而秦牧云却是豪气干云地一喊,霸图获得的绝大优势,再加上冠军殊荣就在眼前的兴奋,让一向冷静的他也总算是冷静不下来了。

  「好!」

  张佳乐也没跟队友客气,或者也是对队友的绝对信任。带着和秦牧云相互讬付身后、分別捉对应付的想法,他枪口一转,把百花往吴霜钩月的方向绽放。

  就这样,零下九度抄起双枪,朝着无浪冲了过去;而百花缭乱则是站定了位置,正面迎接朝他疾冲过来的杜明!



  少了百花缭乱的火力,无浪总算是可以动了。

  说是可以动,无浪的状态也不是毫发无伤,虽然有笑歌自若一直在旁边为他加血,但加血也是要耗蓝的,补得手忙脚乱的他许多技能都进了冷却,而无浪身上也还挂着几个被百花缭乱的特殊子弹打中的负面效果,例如冰弹的缓速。

  但是,这样就想轻易拿捏他了吗?

  「別太猖狂!」江波涛爆吼,无浪甩出一剑!

  笑歌自若也扬起十字架,做好了全力为江波涛治疗的準备。

  不过,笑歌自若的十字架才刚举起,他的动作就瞬间停了下来。

  不远处,打成一团的大漠孤烟与云山乱旁边,石不转不知何时抽开了身,竟朝他施了一个催眠过来。

  正面命中,笑歌自若顿时陷入了「睡眠」状态,只能眼睁睁看着秦牧云的零下九度冲过来,与江波涛的无浪近身交锋……

  等等,一个神枪手,和一个魔剑士近身交锋?

  虽说魔剑士的确是剑士系里的一个以远程攻击为主的异数,但也不至於被一个枪手职业这样看扁吧?

  然而,敢这样冲过来的秦牧云,自然是有足够的自信。

  零下九度双枪一振,将神枪手最大的筹码,一鼓作气推上了赌桌。



  「枪体术!零下九度使出了枪体术!」这一场比赛的精采之处实在太多,潘林转播得舌头都快烧起来了。

  「这真是太夸张了,一个神枪手居然放弃远程优势,用枪体术与魔剑士近身!」李艺博看得目瞪口呆,但心里还是很激动的。他毕竟是个霸图人。

  「双方都没有绝对优势,魔剑士的波动剑是远程攻击,而远程攻击仰赖的火力线,太近太远都不好瞄準。」还是叶修最为专业:「不过,秦牧云这个操作也确实够大胆……」

  没错,秦牧云此刻敢这么做,就是仗著艺高人胆大。

  论对神枪的操作,也许他还是比不上周泽楷,至少周泽楷前面露的那一手速射、曲射加乱射还能全部往同一个方向打的招式,他就自忖这辈子绝对练不来。

  但是,枪体术,这种需要极度精妙的走位与选位能力的技术,他可是练得炉火纯青──在这个领域里,他甚至有自信凌驾在周泽楷之上。

  只见零下九度举着双枪,竟是倒着使出飞枪,从无浪甩出的疾光波动剑旁边擦了过去,还堪堪是剑意波动绞杀的最边缘。

  如果这是弹幕游戏,零下九度现在肯定能拿到擦弹判定的额外分数。

  不过这不是弹幕游戏,这是格斗游戏!

  闪过疾光波动剑的零下九度落地,来到距离无浪四个身位格的位置,然后回身,开始往无浪身上开枪!



  江波涛瞪大眼睛,看着像只泼猴一样在他身边灵活跃动的零下九度。

  没错,那模样就像是只猴子。

  偏偏他就是逮他不住!

  「三步!」同样是阵中有神枪手的队伍,霸图的粉丝们当然对枪体术万分熟悉。

  而秦牧云最招牌的,并不是周泽楷那种足以近身击杀於锋的三步枪体术,而是能够灵活变换、在瞬间掌握当下最致命选位的百变枪体术。

  现在,秦牧云就是仗著这门手艺,大胆地与江波涛打近身战,就是吃定魔剑士这个板甲职业,动作相对迟缓、招式出手也慢,通通比不上快狠準的神枪手!

  冰霜波动剑,没中。

  烈焰波动剑,没中。

  号称「波动三叠浪」的三发波动剑都打完了,无浪却连零下九度的风衣的边都擦不到。

  江波涛急啊!决定也不在这瞎矇,无浪天链一撩,硬是抢出了一个圆旋波动剑!

  裂空的剑意以无浪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旋开,像道龙卷风般袭卷出去,意图割裂范围内的一切。

  然而,零下九度依然毫发无伤。

  枪声不绝於耳,零下九度竟硬是借着神乎其技的枪体术,飞枪切入旋出的剑气里头,整个人迅速贴近到无浪的身边……

  然后继续开枪!

  无浪的波动剑掀起了满天的飞花,五颜六色纷飞的花瓣里,偏偏缺了零下九度的血,唯独气急败坏的无浪的生命不断下降。

  滚烫的金色弹壳在空中飞舞,以不可思议的技术来到无浪身边的零下九度,居然索性不退了,在几乎是贴着无浪的距离里,枪声大作!

  比毒牙沼泽的毒蝇还烦啊!

  全方位攻击的波动阵是唯一能命中零下九度的招式,但是这么绵密的枪火,让那些需要咏唱的波动阵根本就开不出来,焦头烂额的无浪只得又甩了几道波动剑出去,地裂波动剑、裂波斩、碎风波动剑接连出去,却还是一招也没能摸到零下九度的边。

  零距离飞枪!

  这赫然是秦牧云此刻展露的招式,零下九度真的就像是苍蝇一样在无浪身边飞窜,靠著超近距离的飞枪,打出了简直是剑客三段斩、或是刺客弧光闪的位移效果,让每一枪都几乎是把枪口贴在无浪身上开的,对準头部的爆头伤害和背击的加成效果,让无浪的血量急遽下降。

  这不仅是零距离飞枪与枪体术的结合,最可怕的是,这之中甚至用上了遮影步的学问,秦牧云不停地利用飞枪调整距离,恰到好处的选位,让无浪压根儿看不到他的身影,只能白白挨打。

  不停挨枪的江波涛被恶心得都快吐了,旁边被催眠的笑歌自若则是站在了最完美的观众席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队友被秦牧云匪夷所思的枪体术打得找不著北,看得萤幕前的方明华满手都是冷汗。

  主播台上的潘林跟李艺博也无语了,连叶修一时之间都不知该如何评论,只能确信,这种操作,连他都不见得打得出来。

  不过,这种操作,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到。

  只是,他上一次见到,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是他难得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被老友打爆的一次。

  「妈蛋啊,这技巧打得我都快累垮了!这种压箱宝等级的大招可不能天天开啊,沐橙拿个眼药水给我……」



  这是神枪手的巅峰操作,绝对的极致。

  若是周泽楷卯足全力,或许也打得出来吧,可惜堂堂枪王的他,这一场几乎无法发挥,中了一个麻针以后,连个五步枪体术都放不出来就被围殴至死。

  因此,此刻秦牧云的表现,牢牢抓住了所有神枪手玩家的心。

  谁会想到呢?被四个老将的阴影笼罩著的他,居然有这么精采的绝活!



  魔剑士虽是板甲职业,但是蚊子再小那也是肉,防御再高,也承受不了这么连绵不断的疯狂射击。

  两人脚下的地板满是剑痕,像块被彻底蹂躏的豆腐,却一道也伤不著鬼魅般缠著无浪的零下九度。

  眼见无浪的血量已经剩下百分之三十,江波涛的心都凉了,还真有自己的心也跟著降到零下九度的感觉。

  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啊!!

  郁闷至极的江波涛咬牙,又是操作出了一个鬼剑士的鬼斩,这技能带着吹飞效果,就算挠不死零下九度,至少能让他拉开距离来喘口气。

  可惜,秦牧云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无浪这孤注一掷的鬼斩,依然是斩了个空。

  但是,枪声总算是停止了。

  人呢?

  无浪回了一圈,却没看见零下九度的人影,只看见了一片纷飞起来的花朵。

  然后听见了飞快接近的窸窣声。

  他低下视角,看见零下九度一个滑铲,朝他的脚边窜了过来。

  手里,还扛着一把狙击枪──




  轰!

  乌黑的枪口,轰出了终于冷却完毕的大招。

  一个漂亮的滑铲从无浪身边擦过,零下九度站起身来,背对着失去首级的无浪。

  爆头的双倍伤害,一击带走了无浪剩下的百分之三十的生命,只见无浪的脑门已成了一片血淋淋的空荡,而零下九度就站在他身后,任由自己亲手炸出来的艷丽血花洒在自己身上,有如庆祝胜利的烟火。

  至此,胜负底定。

  亲眼看着无浪被零下九度单方面虐杀到死的笑歌自若,纵然解除了催眠状态,也失去了可以治疗的对象。

  转过头,只见大漠孤烟一个通背拳灌出,云山乱也血量清零,无助地向后仰倒。



  战场上,只剩下最后一组还在激烈交火的人马。

  方明华绝望地转头,看向那片疯狂绚烂的百花。



  杜明很强。

  拥有「狂剑客」之名的他,在轮回这样的危险局势里,也是豁出了浑身解数,祭出了丝毫不负名号的招式。

  疾步冲向百花缭乱的他,还没闯入百花式打法里,吴霜钩月的身影已经化成了六个,然后同时凌厉地连续出剑,从六个角度同时切向百花缭乱。

  剑影步!同时出三段斩!

  这等洗鍊的绝技并非他一人独有,黄少天也使得出这样的招式,但杜明这一个操作,可是让人见到了他也有接近剑圣的实力啊!

  但是,在轮回恶劣的情况里,连轮回的粉丝们都失去了为他鼓掌的动力。

  这些,杜明当然不知道,他连一叶之秋已经被冷暗雷放倒、无浪和云山乱正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都不知道。

  挟著焦急自信的他大胆冲进张佳乐的百花阵中的代价,却是把他自己硬生生陷入了困境之中,他从未见过黏性如此惊人的百花──那又如何?他能做的,就是使出浑身解数、杀出重围而已。

  然而,剑影步三段斩,六道人影汇聚出的十八道霍霍剑光,却劈了个空。

  张佳乐,那也是极擅长走位的高手,早在十年前他还没加入职业联盟时,他就已经非常擅长利用躲藏在混战中的玩家背后开火;百花式打法渐趋成熟后,藏在自己打出来的光影效果里,也是他易如反掌的事。

  杜明杀气腾腾的一招,连团泡影都没有刺中。

  而百花瞬间将他卷入,鲜血一直在从吴霜钩月的身上喷出,在绚烂的百花里飞洒。

  这个画面,让不少人想起了繁花血景;然而,有繁花血景的氛围,却是百花缭乱在用繁花开吴霜钩月的血景。

  但杜明没有放弃,心一横,只见孤身闯进百花阵中的吴霜钩月抄起银武冰渣,冷蓝剑光川流不息,招式一个接着一个使将出来,想尽办法就是要逮出藏身百花间的百花缭乱。

  升龙斩、落凤斩、仙人指路、剑落长空、逆风刺、银光落刃、迎风一刀斩、流星式、回风式、落英式、冲撞刺击……杜明不愧是狂剑客,他的剑没有黄少天那刺客般的凜冽,也没有刘小別那种大爆手速的义无反顾,但是,他洒脱无比的剑,确实贯彻了狂的放荡不羁。

  ──却还是徒劳无功。

  剑客的招式,在杜明洗鍊的操作下出了个全,却压根儿沾不到百花缭乱的边,还不停地爆开的手雷或射来的子弹打断,憋屈至极。

  蓦然,在不停绽放的光影间,又是一大坨的手雷被甩了出来。

  张佳乐,竟是操作著百花缭乱,甩出了70级的大招乱雷。

  杜明咬牙,想用幻影无形剑强行破开百花。

  但是,没用!

  百花更灿烂了……



  这不是大家所熟知的百花,就如第十赛季里、霸图与兴欣的那一战中,张佳乐面对叶修时所展示的那种百花,也和现在是截然不同的风貌。

  这种百花,杜明有印象,因为他曾经亲身见识过。

  那是在第五赛季到第七赛季之间,孙哲平退役以后、独自扛起百花大旗的张佳乐,所展现出来的那种百花。

  那种,仿佛连孙哲平的狂剑意志都背负起来的百花!

  杜明惊觉他引以为傲的狂傲剑法,居然被这号称最浪漫打法的百花给压制了?

  花,居然比剑还狂!

  百花哪里够,这根本已经是狂花了!





  杜明的狂,唤起了张佳乐的回忆。

  狂剑客?呵,后生小辈也敢称狂,你们根本连狂的神髓的万分之一都沾不到。

  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作真正的狂吧。







  ──因为我的搭档,曾经是联盟第一狂剑啊!!!

  狂花,炸开!

评论(1)
热度(13)
  1. 楚白珩草壁英彥 转载了此文字

© 草壁英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