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回忆三十题 28、再让我陪你一会儿


  ※全职高手同人/CP为百花双花.孙哲平&张佳乐

  ※题目出自〈回忆三十题〉。


  〈28、再让我陪你一会儿〉


  「既然已经决定挥別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我只是……」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哦?和你一起吗?」

  「可以。」

  那就是我回到这里来的理由啊,傻逼。



  「你还是那么疯!」

  「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

  「好,来了!」

  好怀念的声音。

  孙哲平微笑,再睡一夏扛起染血重剑,迎上百花谷失去理智的粉丝们。



  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



  借着张佳乐铺出的绚烂百花,孙哲平丝毫不受影响地穿梭其中,手里的重剑带起鲜红剑光,每次手起剑落就是满天飞舞的血花,以淋漓尽致的艷丽绚烂,将百花谷的粉丝们埋葬在他们最锺爱的繁花血景里头。

  看着前方那个九成九是於锋马甲的狂剑士,再睡一夏毫无畏惧地扛着剑冲了过去,所有挡在他面前的百花谷粉丝通通被砍翻,而孙哲平那副无所谓的模样,好像刚刚只是砍死了几只小怪似的。

  孙哲平当然知道,於锋就是现任的落花狼借的操控者。

  所以他当然知道,落花狼借手里拿的,依然是他最熟悉的那把葬花。

  现在想想,也许这个不吉利的名字,也是某种命运的隐喻吧。

  孙哲平苦笑,手里的剑却只有越来越狂,直到与於锋的剑招架在一起,发出铿锵分明的交击声。

  嗤之以鼻。他可不是会被这种无聊的东西束缚住的人。

  完全没把於锋这个现任的第一狂剑放在眼里,孙哲平重剑一摆,连头都不用回就能融入张佳乐的百花之中,继续用凌厉的攻势将眼前的对手纷纷杀退,就连於锋都拦他不住。



  手腕在发烫,但他不怕。

  立身於绚烂盛开的百花里,已经手脚俐落地和张佳乐组好队的孙哲平根本不怕被误伤,他自由地行走在繁花之间,继续用手里的剑开出豔丽的血景。

  指尖的颤抖,已分不清究竟是手伤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手掌很火热,整只手臂仿佛已经控制不住,血液像是要烧起来一样,令孙哲平不禁用力咬紧了牙,忍著撕心裂肺的疼痛,也要继续战斗下去。

  只因为这一刻实在太迷人。

  能够再次像这样与昔日的搭档、最重要的伙伴一起战斗,是何等得来不易的机会,他梦寐以求了多久的光景。

  尽管已不再是他们追求荣耀的职业赛场,但对梦想早已远去的他而言,与张佳乐的并肩作战,就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看着满地的尸体,孙哲平杀得很尽兴,仿佛又回到那年夏天,沉睡在血管里的每一分狂都甦醒,在这百花中疯狂燃烧!



  可是,缭乱的百花骤然结束。

  随着浅花迷人被於锋的奋力一击给砍倒,接连不息的烟花倏然停止,只剩下满地发烫的弹壳与炸开的手雷碎片,宛若一地狼借的落花。

  「你这家伙,到底还是心软了啊……」他无奈地退到浅花迷人的身旁,其实是有几分恼怒的。 

  「呵呵。」而张佳乐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孙哲平明白他的意思,但他还是有些儿气愤。



  为什么不躲开?

  他不是说了吗?既然已经决定挥別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为什么要心软!让我继续沉浸在这个美好的时刻里不行吗!



  孙哲平发烫的手传来椎心刺骨的痛,迫使他重新面对现实。

  他知道,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又想再破一次我们的繁花血景吗?」

  「呵呵。你的资讯也太落后了。老孙,你站开点,万一打到你的话我会不好意思的。」

  他朝旁让了开来,静静看着浅花迷人被兴欣与百花的人马团团包围,压抑著自己的激动,看着即便在这样的绝境里、依然坚持著战斗下去的伙伴的身影。

  就如同他离开后的那两个赛季里,张佳乐选择了继承他的狂,一路战斗至今。

  过去的,终将彻底过去;未来的,就由现在的我们亲手开创。




  「再见,繁花血景。」

  枪响,来自战场另一端,他一直悄悄关注著的浅花迷人。

  他没有避开,任凭身上血光飞溅,手里重剑扬起,还了一记血影狂刀回去,把不长眼地挡在前方的家伙直接砍飞。

  浅花迷人那并无表情的角色脸上,孙哲平似乎看到了一抹笑容,双枪还套,潇洒转身。




  虽然和张佳乐这么说,但其实他也留下了一丝软弱。

  他始终没有那么潇洒地离开,否则,他不会在与叶修交手时,就一次成功扳倒了他;他不会照样保持著酒量,仅仅三杯就醉倒;他不会接受楼冠宁的邀请,哪怕只是打醬油、也想再多呼吸几口职业赛场上的空气……

  那时候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义斩的练习室里?

  是因为一支以狂剑士为队长的队伍吸引了他的兴趣;最重要的是,他听见了张佳乐转会的消息。

  义斩?兴欣?

  那就来见识见识吧。




  是的,狂傲如他,其实也有始终没能挥別的一丝软弱。



  ──张佳乐。


评论
热度(3)

© 草壁英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