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繁花落尽的夏天

今天发现其实有双花吧的,试着把文章发在那儿,结果才发了一篇,头一段就给系统自动删帖,我也不知道是哪儿有问题,可就是恼得我一个火大,索性作罢,隔几天再去试试发了然后申请自动回复呗。

然后想起了有些文章没在这儿发过,补上。

身边都没什么粉全职的同好,就是有也没几个一起萌双花的搞得我特別寂寞,最近刚完成了一部双花的同人,发上来想找找一样爱双花的小伙伴,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昨天那视频多猛啊!就那战斗片段我就刷了十遍不止,最大的遗憾还是:

为什么没有孙哲平和张佳乐!

为什么没有孙哲平和张佳乐!

为什么没有孙哲平和张佳乐!

好想看到活生生的双花、活生生的繁花血景啊!气!

总之来这儿发文,手边不知不觉堆了好几篇双花创作,分別是这篇《繁花落尽的夏天》,祝乐乐生快的《给我一个生日值得庆祝的理由》(已发于Lofter),其后是《回忆三十题》与私心满点的《荣耀职业联盟第十一赛季总冠军赛》。

避免太洗版,一天一篇慢慢更,希望大家喜欢!

---

  ※这篇是今年年初写的,那时刚看完全职,单纯想脑补双花初识的故事,后来才收了虫爹的《巅峰荣耀》下来看,所以这篇和虫爹的原作无关,希望大家放宽心胸看吧!


  《繁花落尽的夏天》


  死定了。

  看着眼前的景象,张佳乐不由得生出这个想法。

  这里是西部荒漠,荣耀的50级区域,也是目前荣耀最高等级的练级区,除了副本的经验值与宝物最珍贵以外,这之中最为价值连城的,当然非这地图的三位野图BOSS莫属。

  此刻的张佳乐,正在西部荒漠的其中一位野图BOSS,荒野枪客的盘据地。

  为了开发出更高级的银武,各大公会使出浑身解数抢BOSS是理所当然,蓝晶骑士是剑士系材料的主要来源,而现在大家来这里所抢的荒野枪客,则是荣耀除了埋骨之地的血枪手亚葛以外,对枪手系而言最重要的材料来源。

  当然,那些是属于职业选手的事,对只是个玩家的张佳乐而言,他倒不指望可以拿到那么高档的东西,荒野枪客的含沙射影才是他的目标,也是因为他是目前百花谷菁英团队里最强的枪手角色,会长也已和上头的俱乐部谈妥,若能顺利抢下BOSS,爆到的材料与装备全归公会,但如果有幸打到含沙射影,就把这把枪给张佳乐。

  银武那种高技术水平、高材料需求的东西,几乎是职业选手的专利,他们这种普通玩家根本不用奢望;但含沙射影这把橙武可是现在荣耀枪手系里最热门的武器啊!要是真能到手的话,百花缭乱在荣耀里的地位也差不多跟封神无异了!

  一想到这,张佳乐就觉得握着鼠标的手掌在发烫。

  荣耀这么脍炙人口的游戏,玩家多不胜数,练枪手系的玩家当然也是满街跑,而每个职业系都有他们最崇拜的偶像,例如战斗法师们都崇拜嘉世的一叶之秋、拳法家崇拜霸图的大漠孤烟、元素法师崇拜蓝雨的索克萨尔……

  而枪手系,暂时还没有这样一个站上风头浪尖的人物。

  前一个在这个领域里登峰造极的传说,已经消失很久了──张佳乐还记得那个角色的名字,据说他曾经和一叶之秋在荣耀里闯荡,是非常有名的一对搭档,就是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从这游戏里消失了,著实让不少枪手系的玩家难过了很久。

  秋木苏……好像是叫这个名字来着吧?

  不知不觉也是一年前的事了,荣耀联盟都成立一年了,但能够取代秋木苏在枪手玩家心目中地位的英雄却还没登上台面。

  现在的职业选手里也有用枪的,但能够超越秋木苏的名气的,目前倒还没有个影子。

  成为职业选手?这种事,张佳乐不是没有想过,但荣耀联盟还在草创时期,他也没有门路加入战队,只求在百花谷尽力表现,现在当到了菁英团的固定班底,也许哪天俱乐部的星探──在民间挖掘电竞选手的人适合用这个称呼吗──跑来游戏里考察,恰好看见他的优良表现,他就有机会被相中。

  於是,尽管没个底,但张佳乐还是尽己所能地被游戏里奋勇打拼,带着菁英团里的大家杀入敌阵。

  身为弹药专家,他的枪法就与他的名字一样,打的是一种百花缭乱的气势,满天纷飞的手雷炸出缤纷绚烂的光彩,而形形色色的子弹就在这片光芒中飞射而出,钉得对面措手不及,这是他最为人所知的枪法,也渐渐成为他的注册商标。

  看似狂放,但每一发子弹、每一颗手雷,都是在精密计算下出手的,光影的遮蔽、效果的掩饰、子弹从哪个角度射出最刁钻……这些,却是隐藏在灿烂盛开的繁花里,最冷静谨慎的计算、最阴险致命的杀机。

  这就是他,张佳乐,一直以来为人著称的百花式打法。

  然而,现在,这个从人群中杀出来的程咬金,却坏了张佳乐的计算。



  尸体、尸体、尸体──还是尸体。

  抢BOSS的场面通常都很惨烈,搞得好几家公会兵荒马乱是司空见惯的事;但这场抢BOSS的大混战打到最后,死伤却比以往都来得更悲剧。

  导火线是什么,张佳乐也不太清楚,毕竟刚才的情况实在太混乱。

  不过那也是刚才的事,现在的情况可是非常浅显明白。

  不知道为什么,BOSS的仇恨没有拉妥,最后并没有落在百花谷手里,也不知道是哪一家公会下的命令,结果明明杀到荒野枪客的系统公告都出来了,好几家公会却在这里乱七八糟地打了起来,打到最后大家都一败涂地,满地的血都快把西部荒漠的沙砾给染红了。

  张佳乐茫然地看着这片肃杀的景色,西部荒漠的场景是永远的艷阳高照,但这满地的尸体和血流成河的场景,却可怕得像刚刚发生过一场大屠杀,灿烂的阳光底下竟是遍地的尸体,这场面,说有多触目惊心就有多触目惊心。

  公会们的伙伴们几乎全死光了,连亲自带队来的会长也不知何时在混战中被干掉了,百花谷在场的玩家只剩下张佳乐一个人,队伍名单里头一片灰色的名字。

  ……而这一片狼借里,却不只他一个人活着。

  还有一个人。



  他抬起头,看着那道身影逆着阳光,缓缓朝他走了过来。

  那道身影的肩上扛着一把宽阔的重剑,巨大的剑刃反射著阳光,一时之间竟令张佳乐有些眩目。

  闪耀著金色光辉的剑,与逆光而藏在黑色阴影下的高大身影,就这么将张佳乐的百花缭乱笼罩其下。

  张佳乐很早就注意到这个家伙的存在,若非有他,这场厮杀也不会变成这副光景。

  就是这个狂剑士,开着暴走状态在人群里横冲直撞,手中的重剑可谓当者披靡,大开大阖的剑光在人潮中宛若一条翻腾的蛟龙般疯狂肆虐,他一个旋风斩就不知道将多少人砍翻了天,尤其他的变招更是行云流水,剑法流畅的程度,仿佛这不是个被操作的角色,而是真的有个剑法精湛的剑客在这里大杀四方一样。

  在人群中奋勇冲锋的角色不是没有,但那通常是骑士在干的活,因为骑士才有足够的坦度跟血量这么干。

  狂剑士冲进人群里大杀四方?讲起来好像很有画面,实际上根本不靠谱,狂剑士为了最大程度的爆发威力,往往需要卖掉半条血才能把力量发挥得淋漓尽致,但带着残血冲进人群里的代价、尤其身上又挂着狂暴的血红光辉,根本就像头上自带一个文字泡,写著「安安这里有个残血脑冲的自杀狂人大家快点集火我」。

  没错,在正常判断下,任何人都会以为这家伙在找死。

  而就是这么一个被所有人认为在找死的狂剑士,最终杀死了所有想要集火他的人,在这场大混战中活到了最后。

  活到最后,悍然来到张佳乐面前。

  张佳乐现在的心情是绝望的,他已经完全没有精神再战下去,不仅是因为百花缭乱早在刚刚那场混战里用尽了魔力,更是因为张佳乐彻底被这个男人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身为一个想要成为职业选手的人,张佳乐自认拥有足够坚韧的心理,是一个绝不会轻言绝望的人;但现在的他却十分明白,在这个男人面前,他毫无招架之力。

  百花式打法的绚烂,对他来说根本起不了作用,他就像个字典里没有畏惧两个字的男子汉,大胆地冲进缤纷灿烂的光彩里,追着炸开的手雷与每一发射出的子弹,奋勇无畏。

  最后,你注定会被他的霸气威吓住,然后被他一剑劈成两半。

  他就像在烈焰里伫立的男人,即便知道眼前的烟火有莫大的杀伤力,他依然勇往直前地冲入,欺进对方的面前,用霍霍剑锋剁下你的头。

  疯子。

  这是张佳乐对这个男人最鲜明的想法。

  ……却是一个强悍得无与伦比的疯子。



  知道大概是活不成了,张佳乐松开了鼠标,看着这狂剑士的背影逆着光,冲到了百花缭乱的面前。

  这家伙的身上甚至还挂着暴走状态呢,那副通体透著血红光芒的模样,活脱是地狱里爬出来的凶神恶煞,专程来索人的命,挨了他一剑帐号就会被砍掉似的。

  然而,他的剑,却没有朝百花缭乱的身上招呼。

  这个舞着大剑在场上兀自翻腾,狂得让人以为他不要命、最后却夺走了无数人的命的狂剑士,现在却没有一剑递过来,不由分说地杀死张佳乐。

  张佳乐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狂剑士。

  然后耳机里,传来对方的声音。




  「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他上移视角,看见这个狂剑士的名字。

  从今以后,与他的生命密不可分的一个名字。




  落花狼藉。








  ──荣耀职业联盟第二赛季,百花战队加入联赛。

  登录选手,队长,孙哲平;队员,张佳乐。

  使用角色,狂剑士,落花狼藉;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那一年,他们的夏天,繁花盛开。



     *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荣耀联盟联盟第三赛季的第一轮比赛,一个夏天不见了,大家过得怎么样啊?首先来和各位介绍今天比赛对阵的两支队伍,分別是目前已经卫冕的第一赛季和第二赛季的冠军,由叶秋与他的角色,荣耀最强的战斗法师,拥有斗神之名的一叶之秋所领军的嘉世战队,对上上一季中加入联赛的百花战队!」

  「这个百花战队呢,上一季大家也都见识到了,队长孙哲平选手的狂剑士落花狼藉,本就素有联盟第一狂剑的美名,在职业赛场上当者披靡,在网游里也是闻风丧胆,足以和一叶之秋、索克萨尔或大漠孤烟这些封神的角色各据山头,尤其百花还有另一位知名人物,也是各位所熟知的、因为其百花式打法,被认为是百花扛坝子的,张佳乐选手的百花缭乱。」

  「在第二赛季的漫长比赛中,孙哲平选手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张佳乐选手的实力也是十分不凡,不过这两人似乎还没有掌握到他们的最佳默契,尽管上次赛季里偶有佳作,但仍不稳定,最终被大家认为只是昙花一现,不过联盟第一狂剑的魄力不必多言,张佳乐选手的百花缭乱也渐渐有了联盟第一弹药专家的呼声,究竟这对搭档在这次赛季中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惊喜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又剩下我们两个了啊。」

  经过一番厮杀后,尽管他们拼尽全力总算干掉了嘉世三个人,但百花这边却也死了四个人,只剩下百花缭乱与落花狼藉,在张佳乐豁尽全力的百花式打法掩护下狼狈地拋下伙伴们的尸体逃出生天,藏入附近的森林里头。

  百花缭乱的血量还有百分之五十五,算是只要不被贴身、就还能稳定输出一段时间的程度;但落花狼藉的血量却是仅剩百分之十七,几乎是只要吃到一叶之秋的一套连技就肯定下场的程度。

  对手,嘉世战队那边剩下的三个人,血量几乎都只在百分之三十左右,两边都没了牧师,因此双方的血量可说是不会有变量,接下来就端看哪边的操作好、技术够优秀,就能在一波交手中强行换掉对方。

  但是,二对三,可不是换掉就能得到胜利的,尤其对方剩下来的人物中,还有站在当今荣耀联盟顶点的大神,一叶之秋。

  百分之三十的血量,还是因为一叶之秋刚才硬是扛着百花缭乱的乱枪扫射,强行杀死百花的牧师,才被百花缭乱打到残的;至於孙哲平更是在敌阵中顽强地以一扛三,作为一个狂剑士,居然可以硬是劈死两个人还残血逃脱,根本已经是奇蹟了。

  可是想要得到胜利,只依靠奇蹟是不行的。

  他们可是职业选手,既然是职业选手,能倚靠的,就只有自己在每天规律的练习中扎实累积起来的功力,技术、操作、观念……以及身旁的伙伴。

  信任。

  经过一整个赛季的磨合,张佳乐已经十分信赖孙哲平,这个邀请他进入职业联赛、和他一起在场上奋勇厮杀的男人。

  他的狂,与张佳乐的狂相似──倨傲的狂放里,其实裹著冷静锐利的瞄準。

  这样的打法,或许也反映出他们个性上的雷同。

  孙哲平的剑凌厉无比,但在他亢罢绝伦的狂剑里,却没有一剑是虚晃一招而已,他卖的每滴血都是精密计算的结果,他挥的每一剑都是淋漓尽致的杀,若否,一个乱挥重剑的狂剑士,如何担得起联盟第一狂剑之名?

  就是这样的孙哲平,在那天那个混战的沙场上,与这样的张佳乐相遇了。

  孤身浴血奋战的英雄,背后从此有了可以依靠的战友。



  「他们的血量都剩大概百分之三十左右,我刚刚硬是把另外两个宰了,剩下的人里,危险的也就只有一叶之秋而已。」孙哲平的落花狼藉藏在树上,和对面树上的百花缭乱用队伍频道沟通。

  「再来一次那个打法,想办法把叶秋一波带走,再来把剩下两个收掉?」张佳乐回。

  「可以。」

  「技能冷却呢?」

  「差不多了。」孙哲平瞥了眼自己的技能树,再确定了自己的魔力充足。

  「来了。」

  张佳乐送出讯息的同时,孙哲平也听见了远方传来的脚步声,穿越丛林间的窸窣声、与踩过地上的落叶和树枝发出的啪嚓脆响。

  「上吧,摘下斗神的脑袋,用百花为他花葬!」

  「我靠,原来你那把葬花是这意思?」

  「別说废话,走了!」

  「我靠废话不是你先说的吗!」

  虽然只是文字沟通,但张佳乐仿佛听见了孙哲平发出那压抑著浓烈兴奋的吶喊,连带着因为他那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跟著热血沸腾。

  落花狼藉扛起了肩上的银武葬花,百花缭乱也执起了手里的手枪猎寻。

  盯準进入视线范围内的嘉世三人,尤其是领头的那个战斗法师。

  百花战队最后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冲出!



  「来了!张佳乐和孙哲平同时从树上冲了下来,看他们的攻击路径,显然是要照他们讨论的战术,把叶秋往死里打!」潘林大叫出声。

  「究竟嘉世的人会不会让百花的这两位称心如意呢?」李义博看着转播萤幕上,百花缭乱借着树叶的隐蔽,在阳光的反射中拋出一颗几乎看不见的闪光弹。

  炽烈的白光炸开,瞬间瞎了嘉世两人的眼,唯独叶秋大神不愧是卫冕两赛季冠军的王者,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反应,居然来得及注意到那颗隐密至极的闪光弹,转开一叶之秋的视角躲光了闪光。

  但是,就在他转开视角的这一刻,一道血红夺目的光影已经朝他当头斩下!

  「一个漂亮的偷袭!虽然叶秋大神躲过闪光弹的反应快得惊人,但孙哲平也不负联盟第一狂剑的威名,对準一叶之秋的脑门就是一剑──哎呀!被一叶之秋挡下了!」

  「叶秋这个反应也真不愧是两届冠军得主,视角转回来的时候剑都已经到面前了居然还赶得上用却邪架这么一下……但是没有退!孙哲平没有退!联盟第一狂剑现在抓準了队友百花缭乱用闪光弹争取的时间,开着暴走状态打算强杀叶秋!」

  「哦,嘉世这边两位也是反应很快,虽然没能躲过闪光弹,但是他们也打算靠听音辨位来掩护叶秋……但是张佳乐更快!不知什么时候扔过来的爆缩式手雷和撞击式手雷,非常精準地为孙哲平炸开了路,把两个瞎掉的嘉世队员给送了出去!现在是落花狼藉和一叶之秋两人的单挑!」

  「不是单挑,张佳乐两发手雷排除了障碍,现在要和孙哲平合作全力集火一叶之秋!大家可以看到叶秋大神真的是操作惊人,借着刚刚招架得到的炫纹赫然射出,但是没有命中!落花狼藉一个小巧的挪步避开,然后一记血影狂刀往一叶之秋拦腰送了过来!」

  「挡下了!叶秋大神这个操作太漂亮!他居然横向用圆舞棍捅在落花狼藉的剑身上,藉力把自己翻起来躲过这一剑!太厉害了!」

  「但是张佳乐的子弹到了!这不是单挑!百花战队的两人现在要联手对嘉世的斗神发起挑战!抓準一叶之秋短暂将自己翻上空的时间,张佳乐开枪!挡住了!」

  「一叶之秋用却邪的枪杆挡下了百花缭乱的子弹!这是何等神乎其技的操作!但孙哲平没有浪费时间,一招剑客系通用的昇龙斩送上去!被一叶之秋在空中用龙牙挡住了!」

  「爆炸了!原来刚刚张佳乐选手开枪是掩饰丟手雷的动作!这一颗手雷现在在一叶之秋的斜后方爆发,把一叶之秋炸回地面!叶秋稳定地受身操作,但是孙哲平的剑再度缠了上来!」

  「毒气瓦斯!张佳乐选手又拋出一颗毒气瓦斯手雷,浓烈的毒气一下子遮住了全场,现在两个恢复视线的嘉世选手要回来掩护他们的斗神了,但是……漂亮!各位观众看到了吗?孙哲平选手这时一个倒斩将重剑向后抡,张佳乐选手的子弹这时刚刚好刮中了葬花的剑锋,引发的火花瞬间点燃场上的毒气瓦斯!爆炸瞬间把嘉世的选手通通炸飞!」

  「但是好不容易才缠住的一叶之秋……没有!一叶之秋没有被炸飞!是僵直弹!就在瓦斯爆炸的瞬间,百花缭乱朝着这边打了一发僵直弹,就在落花狼藉翻身的缝隙里,从他的手臂间穿过去!打中了一叶之秋!利用覆盖的负面状态将一叶之秋硬是拉在空中!」

  「来了!孙哲平出手,一招冲撞刺击贯穿了被僵直在空中的一叶之秋!把一叶之秋钉到树上!然后是一个十字斩、崩山击……咦!这里哪来一招地裂斩!」

  「是刚刚交手的这个瞬间!孙哲平翻身倒斩的时候,借着剑锋触地的剎那送出一发地裂斩,再顺着剑抬起的瞬间直接冲撞刺击出手!」

  「爆开!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继续天女散花,利用乱七八糟的手雷封锁了另外两名选手前来救援嘉世斗神,也为孙哲平争取机会!地裂斩送到!一叶之秋浮空了!最后的百分之十!落花狼藉出手!噬魂血手、旋风斩、破魔斩!一叶之秋倒下!」

  「赢了!!张佳乐选手和孙哲平选手靠著超乎常人的默契,在没有受到半点损伤的情况下,强行翻掉了嘉世的王牌斗神一叶之秋!百花战队的这对双花组合,成功地击败了荣耀联盟的第一大神!!」

  「接着收掉嘉世剩下的两名选手……倒下!倒下!张佳乐的百花缭乱与孙哲平的落花狼藉,历经二十七分钟的大战,终于在拿下叶秋大神的首级的情况下获得这场胜利!荣耀职业联盟第三赛季第一轮比赛,百花战队,成功战胜两届冠军,嘉世战队!!」



  即使直到现在,往事依然历历在目,每当回想起来,就让张佳乐的双手因兴奋与激动而颤抖不已。

  仿佛每一根血管都在沸腾,全身流淌的每滴血液都在发烫,都在为了那一刻的灿烂而狂烈燃烧,唤醒他心里最炽热、最猖狂的那份执著。

  将冠军踩在脚底下的滋味。

  想要得到冠军的渴望。

  全场的观众与粉丝们为自己狂热欢呼鼓掌的喜悅。

  与伙伴联手打倒冠军的满足。

  以及最重要的,得到胜利的荣耀。



  走出选手席,张佳乐和孙哲平帅气地击掌,看着对面叶秋露出「还不错嘛你们」的表情,那是张佳乐这辈子活到现在,最快乐的时光。

  那时的他看着孙哲平,看着那张像头狼般潇洒帅气的脸庞,心里对这个男人的感激与信赖,几乎从胸口满溢出来。

  谢谢他,在那个战场上遇见了他,将他领入这个职业选手的赛场上。

  谢谢他,让他得以企及这样荣耀的光辉,从今以后,他将不断地为了追逐这个无上的荣耀,展开赌上生命与青春的激战。

  不是为了浪漫,也不是单纯热血,就只是一颗追求冠军的心。

  那就是他们为之疯狂的荣耀。

  而后,他们将联手踏上征途,以百花之名、以繁花之景,誓言打败所有拦阻在他们面前的敌人!




  在那场战事之后,他们这对搭档的打法,被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从此成为荣耀的历史上浓厚的一笔,古往今来的任何人,只要谈起狂剑士、谈起弹药专家、谈起百花战队,就一定会记起它。

  ──繁花血景。



     *



  「斗神,我们百花双花,今天就拆了你的招牌!」

  「真狂啊孙哲平,你还真是天生玩狂剑士的料──办得到就试试!」

  荣耀职业联盟第三赛季总决赛,最后一轮,即将挑战卫冕三冠的嘉世,与向这支王牌队伍发起挑战的百花,终于在荣耀的巅峰再次交手!

  经过第二赛季的漫长磨合,张佳乐与孙哲平两人,以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创造的繁花血景,终于横扫荣耀联盟,一路过关斩将,再一次来到王者的面前,与堪称当今荣耀联盟帝王的战队展开决战。

  丝毫无畏斗神的魄力,落花狼藉开启暴走,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姿态,朝一叶之秋悍然出招!

  堂堂叶秋大神又怎会畏惧这种程度的挑战,手中却邪扬起,以看起来轻松写意的姿态,俐落地架开落花狼藉手里那柄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葬花。

  但,双花之名,又岂会是孙哲平一枝独秀!

  才刚荡开落花狼藉的剑,百花缭乱的子弹与漫天飞舞的手雷,已经朝着一叶之秋铺天盖地炸了过来!

  百花绽,落花残。

  繁花血景,就这样以浪涛滚滚的气势,将一叶之秋吞没其中。




  ──但最终,他们没能完成那句狂言。

  在第三赛季里叱吒风云,将无数职业战队打得落花流水的繁花血景,还是没能成功在最后的决战里再次撂倒这位号称荣耀第一人的存在。

  经过整个赛季的洗礼与研究,叶秋大神居然硬生生看穿了繁花血景的破绽,以一柄风驰电掣的战矛却邪,只身攻破了两人构筑起来的完美搭档。

  功亏一篑。

  再哀怨也无法改变胜者为王的结果,第三赛季,百花战队只能在冠军赛里止步,带着亚军的荣耀铩羽而归。

  虽然也是得来不易的莫大殊荣,但既然要战,当然只有冠军的荣耀最有价值。

  「我们明年再来。」孙哲平说:「抓好你的冠军奖杯啊,別在我们还没碰到你之前就把他弄掉了!」

  「先担心好你自己吧,联盟第一狂。」叶秋抬了抬下巴,显然很期待再次与他们两人的交手。

  这就是顶尖第一人的气度,不畏任何挑战,只要是敌人,绝对全力以赴。

  不过,第四赛季里,他们没能等到与叶秋再次交手,他们根本没打入冠军赛,百花绚烂的繁花血景就已经被淘汰。

  虽然最终,那年的冠军也不再是叶秋,在决胜局上,有个默默无闻的身影,在荣耀的历史上画出最耀眼的一道寒光。

  季冷,舍身一击得手,成功刺杀一叶之秋,为霸气雄图赢得冠军,终止嘉世王朝,就此拉开霸图与嘉世之间漫长恩怨情仇的扉页。



  然后,第五赛季,他们还是没能再和叶秋在决赛上碰头。

  或许是因为第四赛季的失利,本就个性狂野的孙哲平,更加埋首苦练自己的技术,令他们的繁花血景更锋利、更可怕、更致命、更无懈可击──但他们最终完成的繁花血景,却还没能在冠军战上碰到一叶之秋,就再也无法搬上台面。

  从季初开始,张佳乐就注意到孙哲平的操作失误渐渐多了起来,尽管他卖力地用百花式打法为他掩护,却遮盖不住他的剑已失去往日的俐落,徒留他的狂,但剑与剑的缝隙里却渐渐露出巨大的破绽,令联盟第一狂剑不复威严。

  张佳乐犹疑了很久,某天夜里看见孙哲平一个人执拗地留在练习室里,他循著那微微的光走进房内,发现孙哲平只是一个人死命地盯着萤幕做操作,居然压根儿没注意他这个搭档的接近。

  「……孙哲平?」

  张佳乐唤他。

  孙哲平回头,只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又迳自将目光转了回去。

  那冷漠得像是在嫌他碍眼的眼神,令张佳乐突然一阵火起,还有几分酸楚。

  「你搞什么?现在多晚了,选手的作息表放在那里你看过了吗?一场失利下一场再打回来就好,回房──」

  「你闭嘴!」

  吼声回荡著整个练习室。

  张佳乐突然庆幸他有把门关上,不然这声音吼出去,大概整个百花战队的人都被孙哲平的咆哮给叫醒了。

  他怔了怔,看着孙哲平杀气腾腾的表情,那模样,扭曲狰狞得像个厉鬼。

  和孙哲平搭档了这么久,他知道,这个男人虽然与狂字画上等号,但他从未这么对待过张佳乐这个被他视为兄弟、对他讲尽义气的人。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的表情,再借着萤幕的光,看见他缓缓将左手藏到身后。

  他抿住下唇,竟不敢再多说什么。

  那就像一只负伤的野兽,因为愤怒、恐慌和焦虑而六亲不认,就连为自己送上伤药的人,也会被牠视为敌人。

  「滚!」孙哲平又吼。

  张佳乐不敢讲话,只能乖乖地转身离开练习室。

  然后关上门,背靠著练习室的门,流下怯懦的泪水。

  练习室里,萤幕的冷光下,孙哲平紧紧抓住自己的左手臂,咬牙切齿地垂下头。

  不自主颤抖的手臂,仿佛有什么东西寄宿在他的左手里,诅咒著他作为职业选手的生涯。

  张佳乐知道,他的「下一场再打回来就好」,对孙哲平来说,已经是一种嘲讽了。

  他,还有多少个「下一场」可以打?

  张佳乐开始害怕,害怕再也无法与他搭档,更害怕孙哲平为了荣耀,赔上了自己的左手。

  孙哲平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困境,但他却是下定了壮士断腕的决心,即使打完这个赛季后左手废了也好,他不屈不挠,忍著左手火辣辣的痛楚,也要咬著牙打下去。

  他要赢!他要和张佳乐一起拿下冠军,带着百花挺进冠军赛,夺下联盟最巅峰的荣耀!

  他要赢、他们要成为冠军,这是那个夏天,他们一起许下的愿望──






  「……接下来,百花就交给你了。」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第五赛季中旬,孙哲平退役。

  分別的那一天,张佳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孙哲平高大的背影,带着他从未在他身上见过的黯然落寞,静静离开了百花。

  看着他的背影,张佳乐的视线渐渐模糊,但他却没有让眼泪落下。

  他不能哭。

  他看着孙哲平左手上缠绕着的绷带,清楚地知道,从今以后,百花的招牌,就要由他一个人扛起;繁花血景,也就到此落幕了。

  繁花血景成为绝响,荣耀的征途却永无止尽。

  他不会忘记,那年夏天,孙哲平与他踏入职业联赛时,他坚毅的侧脸与无畏的笑容,那时他就想,只要是掩护著这个人的背、和这个男人一起打拼,一定可以带回他们所追求的荣耀;即便无法如愿,这个拼搏厮杀的过程,也一定是快乐的。

  而现在,曾经说好一起闯荡的那片天,只剩下他一个人独自往前。

  他不能放弃。如果在这里放弃,就是拋下了孙哲平对他的义气与信任。

  他不能哭,不能落泪,不能悲伤。

  如果在这里停下脚步,就是否定了过去这三年来,他们一起累积起的一切。

  如果是那样,他一定会痛恨他自己。




  背负起孙哲平的狂,即便撞得头破血流,张佳乐也决心义无反顾地向前走。

  一切,只为了冠军。




  而在那之后,张佳乐走上了最痛苦、最坎坷的一条路。

  与最重要的伙伴分道扬镳,从此再也无法在同一个舞台上并肩作战,相隔多年后再见面,也在命运的捉弄下成为对手,以自己的繁花开对方的血景。

  与那些支持自己的粉丝们悖反,背负粉丝们的骂名、还挨了自家主场保安的一拳,甚至亲手血刃了自己一路陪着他成长茁壮的战队。

  付出了这么多,牺牲了这么多……依然,没能成为冠军。

  荣耀职业联盟最悲剧的一个人,许多人都这么戏谑地笑他。

  可是张佳乐还是没有退缩。

  只因为,在他的心里,那个灿烂的盛夏,那团绚烂的百花,从未凋零。



     *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百花式打法,被誉为荣耀中最绚烂最浪漫的打法。作为这一流派的开创者,张佳乐绝不存在对技巧的模仿利用,这,就是他性格在技术运用中的折射。他本就是一个这样的人,那种拚命三郎似的拚命砍杀,对他来说是很违和的。

  可是在百花,孙哲平伤退以后,张佳乐只好连他的拚命的份一起背负起来了。

  百花式打法,是掩护,是遮蔽,是对队友空当的填补,是对队友攻势的强力助推。这是一种相当周密的打法,并不只是依靠繁杂的操作就可以实现的。那样的百花,并不是真的百花。

  真百花,不是处处在放,而是随处可放。



  「你在害怕什么?」

  「既然已经决定挥別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哦?和你一起吗?」

  「可以。」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时代交替了。

  过去的东西,终究不会再来。勉强复刻所得到的。也永远缺乏过去的那种味道。人们所怀念的有时并不真是繁花血景,而只是初见繁花血景时的心情吧?这种心情,才是真的永远无法复制的。因为第一次就是第一次,再来一次,那就第二次,永远不可能是第一次。



  「你还是那么疯!」

  「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



  繁花血景是两个人的故事,只靠一个人,是没办法书写出完美结局的。

  可是对他个人而言呢,他心中还是有一份念想的,永不会停歇的念想。




  「加油。」

  「嗯。」



  他虽已回归了他最初的本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忘记了那两个半赛季的疯狂。

  百花,可以燃尽在一切,在那时,他坚信著!

  而现在,当有需要的时候,他也不会放弃尝试。

  那三年的夏天,疯狂的百花,试图燃尽一切的百花,在小小的房间内,盛开着。







  世界赛结束了。

  这些背负着整个国家的荣耀出征的选手们,这才在国际舞台上发现,原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荣耀职业联盟的冠军,只不过是这个国家的顶端,而在此之外,还有更高的荣耀,在等着他们去捕捉。

  光是想到这,就让这些职业选手们蠢蠢欲动,手痒得巴不得人人都能在自己的帐号卡上打上瞬间移动,直接飞回家,扔开行李,二话不说坐到电脑前,继续投身他们的战斗。

  不过,出现在航厦的一隅,前来为他接机的那人,令张佳乐打消了这个念头。

  经过那么漫长的拼搏,老实说,他是真的有些累了。

  第五赛季到第七赛季的坚持,第八个赛季的沉沦,第九与第十赛季再次回到场上厮杀战斗,这不仅是张佳乐自己的期许,更重要的是,他继承了那个没能陪他一路到最后的伙伴的意志,下定决心要持续冲击冠军的荣耀。

  然而,第十赛季里,当他看见孙哲平再次回到赛场上,他突然怀疑,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背负起了他的狂、背负起了那个盛夏的记忆,其实只是他一厢情愿。

  为了得到冠军,他舍弃了很多东西。

  但现在,他却陷入一种两难的矛盾里。

  因为孙哲平,他知道,这条追求冠军的道路,他已经无法回头。

  可是,如果可以再次和孙哲平并肩作战……他连追求冠军的心,似乎都能舍弃。

  他想,这不会是孙哲平想要看见的张佳乐,也不会是他自己想要看见的自己。

  即便时至今日,那年夏天、他们并肩踏上征途时许下的梦想,依然在他的心里闪闪发亮。

  前来接机的粉丝们簇拥著,即便张佳乐现在在联盟的声望和兴欣的唐柔一样低落,但支持他们这群国家队的粉丝还是相当热情,尤其张佳乐在国际赛场上的表现并不糟,这些粉丝们组成的人墙光是靠保安们挡开就费尽力气,显然不会给张佳乐这个机会溜出去。

  因此,他只能远远看着,逆着阳光伫立的那个人。




  孙哲平远远地抬起手,迎上张佳乐怀念的笑容。

  有多久多久,没有看见这么质朴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了。

  有多久多久,没有这么纯粹地,只是因为快乐而露出笑容了?

  早就已经放弃讨好粉丝的张佳乐,也许是整个荣耀联盟里,最不需要粉丝们支持、也能继续咬牙打下去的职业选手。

  但现在,孙哲平一个人的招呼,在张佳乐心里,便胜过千军万马的鼓励。

  机场外的阳光穿过玻璃帷幕,洒在孙哲平的身上,依然是将他的身影衬托得更长、更深、更孤傲的逆光。



  时光仿佛回到八年前的那个夏天。

  而张佳乐笑着,抬手向孙哲平一挥。

  仿佛隔空击了个掌。

  孙哲平一笑,迳自转身,没入机场熙攘的人群里。

  知道这时间是不可能挤到张佳乐身边了,孙哲平只能期待晚上为这些荣耀选手们举办的宴会上再和张佳乐叙旧了。

  这件事,张佳乐也知道。

  所以虽然此刻无法有更多交流,两人却没有太多悲伤。

  毕竟,知道自己的老搭档还在身边支持著自己,就已经非常足够了。





  这个游戏的名字是什么?

  荣耀。

  那么,荣耀的顶点,除了冠军,还有別的吗?



  他们这些职业选手,投身的圈子是什么?

  电子竞技。

  竞技的目的是什么?展现运动家精神?觉得自己在打电动上特別有才华,於是决定把生命燃烧在社会眼光视为玩具的游戏里,靠著打电动赚钱?

  这些都是,但最重要的还是一个。

  竞技,就是要分个胜负。

  你争我夺,打打杀杀,为的是什么?就是成为第一,证明自己技压群雄,证明自己比谁都厉害,证明自己可以伫立在顶点。

  证明自己,值得荣耀。



  他们这些职业选手,本来就不是为了满足粉丝的期待才来打职业的;是先打起了职业,才有喜欢他们的粉丝出现。

  粉丝是选手的衣食父母,粉丝们的热情支持撑起了整个电子竞技的擂台。

  但是,就因为这样,所以要牺牲掉自己真正追求的东西?这也是一种本末倒置吧。

  电子竞技的草创时期,不像现在已经有庞大稳定的市场,在那个年代可以咬牙奋战至今,大家凭借的是什么?

  是对这个游戏的热爱,以及想要争夺冠军荣耀的心。

  而不是为了满足粉丝们的期待。



  难道歌星是为了粉丝们喜欢听才开始唱歌的?肯定是先喜欢上唱歌,有了喜欢他歌声的粉丝,才开始为粉丝们唱歌。

  写手是为了读者们爱看才开始写文的?肯定是先开始写文,有了读者群,才开始为读者们写文。

  绘师是为了粉丝们爱看才开始画图的?舞者是为了观众爱看才开始跳舞的?演员是因为观众爱看才开始演戏的?

  的确,无论何者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最根本的初衷,必然只是最纯粹的爱。

  没有別的。

  同理,职业选手们,也是因为热爱这个游戏,所以投身电子竞技。

  热爱电竞,所以追求最高的荣耀。

  热爱荣耀,所以──追求冠军。




  「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这个夏季的繁花已然落尽,但夏天会再来,繁花可以再开。

  青春会凋零,追求荣耀的心永远不死。

  那就是张佳乐所渴望的,联盟里最灿烂的花。


评论
热度(4)

© 草壁英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