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双花】给我一个生日值得庆祝的理由(2016张佳乐生日贺文)


  ※前几天才在策划双花的文而已,然后资料翻著翻著就赫然看到「你妹啊不是吧今天是张佳乐生日怎么这么巧!」,果断地决定那么就写来给乐乐当生日贺文吧。

   孰料这两天满堂课整天班忙了个天昏地暗,只好暂且放着,结果昨晚睡前脑抽迸出这篇的灵感,於是刚刚睡醒果断挤时间出来撸了这篇。

   不过策划好的那部文还是会写的,我很期待。

   如果我要出双花本的话有人要理我么?我发誓给繁花血景一个完美结局!


  ※时间设定:第十一赛季期间,孙哲平与张佳乐于荣耀世界邀请赛后复合。

---
  《给我一个生日值得庆祝的理由》


  张佳乐今天没传简讯过来。

  孙哲平知道张佳乐很忙,第十一赛季开始,赛场上总算没了君莫笑拿着千机伞四处折腾人的讨厌身影,那感觉就像有只飞来飞去的害虫终于消失,场上的一切於是恢复了原本的机制。

  不是看不起叶修,毕竟散人这种角色,也只有叶修这本荣耀教科书才驾驭得起来;不过看大伙儿整个赛季下来被他的散人快打打得找不著北,就算对叶修心服口服、也对兴欣夺下总冠军真心祝福……但对于叶修离开职业赛场,大家在不舍这位传奇人物离开的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的。

  散人快打真的他娘的太过分了啊!

  不少职业选手台面上光明磊落地说这是叶修的本事──当然大家也承认这件事──不过只有实际对阵过才知道那应付起来有多棘手,这得有多快多稳定的恶心手速?最重要的是,还得有对全荣耀二十四职业多深入的了解、多透彻的解读、以及转得多快的心思?

  有没有心脏的家伙,思绪转得也特別快的八卦?这货还是个人吗!

  因为当时狭路相逢后两方就是同盟的身分,再加上自己只是在义斩作客、深知义斩战队的水準,他尽力倾囊相授,但倒是没有太强烈的胜负心,对叶修也就没有那么多抗拒的敌意。

  然而孙哲平和叶修多少也是在赛场上交手过几次,甚至,孙哲平是少数还能靠著自身特质硬是压制住叶修的狠角色,若非节奏感真的太糟,孙哲平和叶修可是很有打得难分难解的天分的。

  以个人资历来说,孙哲平跟叶修是该有解不开的仇结的,毕竟当年繁花血景的冠军之路就是破在这男人的手上。不过孙哲平跟叶修这什么人物吶,都是一笑泯恩仇的类型,遑论叶修这家伙根本不怕跟人结仇,潇洒得很,个性同样潇洒的孙哲平又哪会跟叶修计较这么多,坦率走过去就是了。

  至於张佳乐,怨念就比较深了。

  第十赛季与世界荣耀邀请赛结束后,张佳乐和孙哲平恢复了昔日的恋人关系,那是张佳乐一个人独自咬牙苦撑、期盼了五年才终于再度迎来的美好时光,当年退役后,孙哲平再怎么狂,却是觉得自己没有脸见这个说好一起争夺荣耀的伙伴,所以始终没有再跟张佳乐有过联系。

  分手、退役、离开百花,两人的缘分仿佛在那时就走到了尽头,只剩下张佳乐还在赛场上拼搏、挥洒着孙哲平再也没有了的青春,就像他一路上洒落的绚烂繁花,开落著他们永远无法复返的夏日……然后,孤独踏上全荣耀联盟最坎坷的旅途。

  老实说,要比坎坷,也许叶修的故事还是比较坎坷些,张佳乐好歹还有选择,能选择离开百花、选择背弃粉丝、选择投身霸图、选择继续坚持自己的理想;叶修,可是打一开始就別无选择的,真要说起来,叶修的境遇还比较绝呢!

  不过,这并不影响张佳乐对叶修的私人恩怨。

  「我知道那货也很惨啊!」张佳乐顿了顿:「但我也很惨啊,这能怎么比!你知不知道那个浑蛋,之前我们霸图跟他们兴欣打的时候,那家伙还嘲讽我说『你想五亚也没戏』!真是气死我了!」

  张佳乐平时住在霸图的宿舍里,只有稀少的假日才有空出来找孙哲平厮混,平时就用通讯软体联络,或者简讯沟通。

  纵然如此,光是看着文字,孙哲平都能想像到张佳乐气嘟嘟地鼓起腮帮子的模样,像只炸毛的小动物,明摆著要他安抚。

  就是这么可爱,又寂寞得需要有人疼爱。

  虽然这五年的孤独旅程已经让张佳乐习惯了自己一个人,但他对孙哲平的向往,是始终都梗在他心上的一根刺,现在一抽,积蓄了五年的思念通通溃堤,让孙哲平清楚知道张佳乐对他的汹湧执著。

  当然,他又何尝不是呢。

  所以,即便现在只有偶尔才能在假日见上面,但两人平时多少还是会用通讯软体聊聊天,尤其知道张佳乐像只怕寂寞的兔子,非得要孙哲平这个饲主好好照顾,孙哲平再怎么不是个喜欢被人羁绊的家伙,还是只能温驯地让张佳乐巴在他身上了。

  「晚安。」夜深了,差不多到了霸图规定的选手休息时间,孙哲平就会自动意识到要奉上这么一句。

  他是不喜欢说晚安的个性,但张佳乐却是会对这么简单两个字耿耿於怀的人,孙哲平不明白这两个字到底哪来的重量让人放不下,想睡就去睡啊有差这两个字吗;张佳乐却反过来怀疑如果这么看不起这两个字,说一下会死啊?

  「你不懂啦!有句晚安会让人觉得你在我身边啊!比较好睡!」张佳乐咬牙切齿地恨不得穿过萤幕咬孙哲平的耳朵。

  「……」多听(看)到两个字就会比较好睡到底是哪个异世界的规矩……跟张佳乐的世界画风完全不一样的孙哲平痛苦地揉揉太阳穴,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答应张佳乐的要求,睡前多多少少要记得给他一句晚安。

  老实讲,两边都是出社会打滚已久的成熟人了,要说张佳乐真有这么斤斤计较倒也未必,就是情人间多少有的甜蜜纠结而已。

  张佳乐说归说,但五年来早就学会了自己一个人消化孤独,闹闹脾气也只是发洩一下练了一整天的疲惫,倒不是真的这么执著要孙哲平给他甜言蜜语,何况他本来就知道孙哲平不是那种个性的家伙,他也不想给孙哲平太多的负担。

  而孙哲平也知道,张佳乐能开发出号称全荣耀最浪漫的百花式打法,那是对他个性的折射,张佳乐本来就是个浪漫的人……偏偏遇到他这么一个字典里没记这两个字的家伙,觉得有点难为了张佳乐,最后还是选择在不觉得困扰的界线里妥协了一部分。

  看到张佳乐听到他一句晚安就笑得心花怒放的模样,孙哲平觉得,偶尔为了喜欢的人做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滋味倒也挺好的。

  不过,个性不同,思考方式不一样,孙哲平终究还是漏了一环没想到。



  没传讯息过来,是今天比较累提早休息了吧?或者霸图那边另外有什么事吧?

  一整天手机都没响一下,孙哲平很自然而然地这么想,倒也没有特別在意张佳乐那边的情况,很享受著这样细水长流的生活,平淡,但隽永得让孙哲平很喜欢。

  孙哲平不是没有热血沸腾的时候,但他的热血燃烧的面向和张佳乐完全不一样,对于生活,孙哲平没有太多期望,就这样平平安安,每天回家听张佳乐叨叨絮絮今天的团练状况或比赛结果,安慰个几句,最后说声晚安,仿佛隔空摸了摸那小动物的头,挺好的。

  偏偏张佳乐那是喜欢绚烂浪漫的主,这样的生活他没有不满,也明白孙哲平的想法,只是还是会在某些时候,忍不住闹上一点小脾气。

  例如今天。

  几乎到了孙哲平也快要去睡的时间,他搁在电脑桌旁的手机终于震了。

  孙哲平滑开萤幕,看见确实是张佳乐传来的讯息,内容是一句话。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孙哲平皱起眉头,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到他跟张佳乐还有什么约定他有忘记兌现的。除了说好夺冠的梦想这个再也无法兌现的承诺以外。

  「啥事?」他最后还是只能回上这简单的两个字,不过还是抓紧了时间赶快回,不然等等张佳乐就要去睡了。

  但这次,孙哲平等了五分钟才收到张佳乐的回讯。

  「今天是我生日。」

  ……噢,原来是这回事。

  孙哲平忍不住又揉了揉太阳穴……好吧,的确是件张佳乐会介意、但他会不假思索回一句「所以?」的事情。

  「对不起,忘了。生日快乐。」不过要是这么回张佳乐又要爆气了,孙哲平想了想,立刻快速地回了讯息。

  电竞选手的手速惊人,打字通常也是快得天花乱坠,就算喻文州那个手残也有在赛场上跟黄少天传讯息对话的能力啊!

  「……」张佳乐回了一串删节号,孙哲平还没想好怎么回,张佳乐又来了第二句:「看到你说对不起,我还真有点凌乱。」

  「是我不好。」孙哲平知道这样坦率地讲,张佳乐心里会比较舒畅:「生日快乐。」

  这一句过去,三十秒后,孙哲平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张佳乐。

  「喂?」孙哲平。

  「我也忘了,你这家伙本来就不过生日的,当然也不会记得我生日。离双花那时候也这么久了啊……」张佳乐幽幽的语气。

  是啊,他们好歹也有三个赛季的朝夕相处,那时候也不是没闹过这么点儿事,多年后重逢,彼此都变了很多,但个性里有些不变的柔软,还是在遇到对方的时候就通通展现出来。

  毕竟,双方都知道,只有对方懂。

  「嗯。」孙哲平淡淡应了声,顿了顿,又说:「我不知道生日值得庆祝的理由。」

  「为什么不值得庆祝?」张佳乐反问,语气里倒没有不满,只有不解。

  「不就是一年中的某一天吗?」孙哲平也认真地回:「我一直不懂,生日啊、还有七夕或情人节圣诞节什么的,到底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不就是商人炒作出来的节日。真要说的话,游戏里的活动还比较重要。」

  「……」这下换电话那头的张佳乐沉默了。

  这家伙说的倒也没错,生日?说穿了就是你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天,你母亲痛苦怀胎了十个月后终于摆脱你这小混蛋的日子,值得大肆庆祝的点在哪里,张佳乐一时还真说不上来。

  庆祝这个日子做什么?庆祝自己又老了一岁?又成功活过了一年?不是这样的吧?

  「……至少,生日是很重要的日子啊!」张佳乐浪漫的个性,立刻想出一套新的说词打算挑战说服孙哲平。

  「哪方面重要?」孙哲平接战。

  「要不是我诞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也不会相遇啊!」张佳乐说这话的时候音量稍微提高,展示出他慷慨激昂的样子:「要不是你诞生在这个世界上,我也不会遇到你,这么重要的日子,不值得庆祝吗!?」

  「你叫这么大声,不怕吵到张新杰?」
 
  「霸图的宿舍隔音很好,不用你操心……不对你在回什么啊孙哲平!」张佳乐又炸毛了,他们在宿舍大吵大闹都不用怕被邻居检举的好吗!

  「呵。」孙哲平给了个笑声,想了想,这才回道:「……我说啊,比起怎么出生的……怎么活着比较重要吧?出生这种事又不是你能决定的,那种不是操之在己的事,有什么值得纪念的?」

  「……」我靠,张佳乐还真的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诞生不是我决定的事,但和你相遇是我的本事,这跟我的生日有个毛关系。难道你会记得自己几年几月几日几时创的百花缭乱?」

  「……你妹,我还真不记得。」张佳乐有点被那句「和你相遇是我的本事」电到,酥麻了一下,又觉得不能这么轻易败下阵来:「那你说,怎样活着对你来说才是重要的事?」

  对张佳乐来说,像这样每天到处放烟火,重要的日子放场特別盛大的烟火,每天浸淫在灿烂的繁花里,那才是张佳乐喜欢的艷丽生活。

  自从那时失去了孙哲平,知道当下的美好原来都可能在转眼间将消逝得无影无踪,张佳乐的生活哲学就渐趋末日风格,想把每一天都过得特別有意义,每一个眼神都想百花齐放。

  但孙哲平不是,狂是他的血液里与生俱来的基因,他也没有少过及时行乐的想法,可是经历过手伤退役,因为这种无可奈何的毛病而被迫放弃梦想、拋弃伙伴,孙哲平明白了美好的日子稍纵即逝,却更珍惜能够平凡度过的每一天。

  他是很潇洒,他是能对很多事情云淡风轻,但那不代表他没有重视的东西。对他来说,他最重视的就是这样平平静静的每一天,上班,下班,打打游戏,睡前和张佳乐传传简讯,假日时张佳乐会来找他,这样就非常足够了。

  曾经失去过最重要的东西,他已经不敢再有更多的奢求,光是当时还能再遇见叶修、还能再得到打比赛的机会,他就觉得已是天大的幸运,哪里敢再多指望什么?

  何况,对他来说,这辈子最无与伦比的幸运,此刻就在电话的那一头,让他听着他的呼吸。

  想了很久,孙哲平才静静地说了一句张佳乐耳熟能详的话。



  「一如既往。」

  这就是孙哲平的生活哲学。

  岁月静好,有你在,就好。



  「……哪方面的一如既往?」躺在床上的张佳乐,还真差点被这四个字堵到手滑,让手机砸到自己脸上。

  「都是。像这样,每天平平安安度过,睡前能跟你讲讲话,假日你来一起吃个饭、睡个觉、抱抱你,就很好。」大概是意识到张佳乐生日该来点杀必死,孙哲平难得感性。

  「……」张佳乐听得头皮都发麻了,我靠孙哲平你被盗号了啊!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联盟第一狂剑啊!哪个浑蛋把我家孙哲平绑架走了!

  停了很久,张佳乐这才小心翼翼地说:「……孙哲平你这傻逼。」

  「我又怎么傻逼了。」孙哲平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老子辛辛苦苦挤出来的对白,你居然骂我傻逼?欠教训了是吧?

  「別说这种没头没脑的话。」张佳乐突然觉得有点鼻酸:「一如既往……我们这样的生活,也才过了半年而已。」

  「所以我才希望能一直过下去。霸图十年一如既往,叶修那货不也十年了还是不屈不挠地回来给大家添堵找乱子,你不也是十年了,还是站在舞台上么。」

  孙哲平很认真说:「半年哪里够,生日哪里够。你这一辈子,我全包了。」

  这种话,从真实身分是个富二代的孙哲平嘴里说出来,特別霸气,特別有魄力。

  尤其「半年哪里够」那一句,让张佳乐想起当年,孙哲平说的那句话。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

  ──那年,西部荒漠,百花盛开。



  十年过后,他们一度错开的道路,终于再次交织在一起。

  一如既往,从今以后,这次说什么也不放手。



  原本还为了孙哲平忘记自己生日而闷闷不乐的张佳乐,这下子还真是感动得快哭出来了,今天明明是老子生日为什么是老子被弄哭啊!孙哲平你这浑蛋!

  「……你说的啊,可不许反悔,要不我去你家咬死你!」张佳乐忍住哽咽,忿忿地拋出这么一句。

  「你咬得动就来试试。」狗啊你?孙哲平差点没笑着吐槽过去。

  「谁怕你!下次放假看我怎么咬死你!绝对要在你的肩上烙个齿印!让你永远记住你说了什么!」张佳乐对着手机大叫:「大混蛋!祝我生日快乐!我要睡了晚安掰掰你个傻逼二货孙哲平!」

  「生日快乐,晚安,乐乐。」孙哲平失笑,还是回了这么一句。

  「不要叫我乐乐!」

  电话这才被张佳乐掛断。嚷嚷归嚷嚷,果然还是要听到孙哲平亲口说晚安才肯睡觉。

  虽然其他部分成熟了许多,但在他面前,还是跟十年前一样的个性。

  但是,这样很好。孙哲平就是喜欢这样的张佳乐,十年前是,十年后,依旧是。

  一如既往。

评论
热度(6)

© 草壁英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