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

看着突然想哭。就跟看着一千四百一十七章左右,魏琛独对卢瀚文与喻文州时,每次看每次心酸。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可是再怎麽凋零,有些东西一旦曾经栖息在灵魂裡,点燃过,就算是在灰烬裡,也能浴火重生。
我们都曾经是像神一样的少年,年华裡火耀着一种光辉叫青春。
敬蓝雨创世的队长。

蛛网头:

痕迹(老魏中心)
1.
魏琛第一次见到叶修本人,是第一赛季的秋天,在蓝雨比赛场馆的厕所。
那个一半身子泡在光里,另一半融在影里,叼着烟,叉开腿,一脸淡定地侧过脸打量他的少年,就是网游里跟他已经打过不少交道的一叶之秋。

真他娘的白。
白得跟有病似的。
这是魏琛的第一反应。

目光迂迂回回,最后四目相对,哗啦啦地尴尬。魏琛不由地感到一阵恶寒,头皮发麻,在将尽未尽的时候打了个致命哆嗦,手没扶好,差点出事。
“魏琛队长?”叶修依然淡然,水声稳定。
操。
魏琛暗自骂了声。
“留神,别尿鞋上。”叶修道,京腔浓重,叼着烟更显含混。
魏琛一边抖了抖家伙,准备穿裤子,一边自然地接过话:“叶秋小队长,喜欢看别人撒尿啊?爱好挺独特。”
叶修呵呵一笑,把头别过去:“魏队爱好也独特啊,撒尿时喜欢看人。”

很少有粉丝还记得那场比赛。甚至连大多数当时在场上的队员也记不清那场比赛的细节。偶尔会有蓝雨粉丝去论坛挖早期比赛录像,然后点开这一场,就看到这样的画面:黑衣术士索克萨尔如同妖孽,在地图最不起眼的各个角落神出鬼没,掌控乾坤。六芒星从他杖间唤出,蔓延成幽暗的河,捉住那些张扬放肆的对手。云卷雨来,混乱了整个赛场,风暴骤起,迎风布阵。
比赛打得很激烈,虽然蓝雨最后还是输了。
嘉世一开始主攻蓝雨牧师,打到一半,突然转向集火暴露位置的索克萨尔。
而索克萨尔,这个前半程呼风唤雨,帅得一匹的术士,在攻击袭来的一瞬间,转身跑得比狗还快。甚至靠近比赛席的观众还听到了“我操我操我操我操!不要杀我,错了错了!”这样的求饶声。
然并卵,该死还是得死,最后一丝血由一叶之秋用一个普通的龙牙带走。索克萨尔死亡的时候,甚至还保持着僵直的状态,是个跪姿,从大屏幕上看,非常喜感。
后来这个跪姿索克萨尔被蓝雨黑子截图,做成了表情包,流传甚广。

这场比赛蓝雨输了,而魏琛,除了收获索克萨尔表情包一系列,还得到了一个他不是很喜欢的绰号:最没下限的老魏。

2.
网游,这个庞大热闹的虚拟江湖寄托了魏琛对于荣耀的绝大部份热情。他把网游形容成老家,索克萨尔是在家乡的土壤里,被蓝雨浇灌所开出的花。所以即使俱乐部禁止他用索克萨尔玩网游,他也养了一堆马甲,没事就上线凑热闹。
刚好叶修也是养了一抽屉的账号卡,时不时地带着嘉世一群工作人员纵横各大区。

于是,戏剧只在一瞬间。嘉世技术部门队和蓝雨食堂队的竞技场PK赛,两边都没有料到,对方居然派出了自家战队的队长来参赛。
还没开打,叶修就听见魏琛独特的笑声。
“对面的,技术部门是吧?嘉世银武够用吗,还有功夫玩儿游戏?回头一叶之秋打着打着却邪散架了就好玩儿了!”
技术部门一帮技术宅一听,立刻有较真的反驳他:“却邪是一体结构,散不了架!”
魏琛丝毫不讲理,他也没有讲理的习惯,“老子管他鸟的什么结构,该散就得散。”
终于有人听出他的声音了,“这货是不是蓝雨的队长啊!”
“不是吧?”嘉世的程序员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叶修。
两支后勤划水队,居然纷纷拉来了自家战队队长来镇场。
叶修很淡定地弹弹烟灰,说:“魏队啊,上一场你们打百花,团队赛你跟孙哲平跳舞呢?”
叶秋?
魏琛先是一愣,再而脸一沉。
打百花的那一场,他的索克萨尔在场上还没威风二十秒,就被落花狼藉近了身,一顿狂砍,跑都跑不掉,跟他妈踩了口香糖一样恶心。
“我他娘的哪知道那个狗日的居然穿速度装备?追着老子砍,有仇啊!”
叶修说:“这就是针对啊。你个短腿布衣,控场又猥琐,是个战术都得先搞你好吗?”
魏琛生气道:“明明可以先杀我们牧师!”
叶修无语:“你这是人话?不过不得不说,你最近反应可比以前慢了啊。”
“废什么话,打不打!不打老子回去睡觉了!”魏琛有点烦躁。
叶修挑出战矛,说:“那来吧。”
索克萨尔扬起手,黑光泻下:“兄弟们上!集火叶秋!其他人我来解决!”
蓝雨的各位面面相觑。
正常情况不是应该你去解决叶秋吗?
果然,他们的队长,超他妈没下限的。

3.
魏琛怎么也没想到,黄少天会哭得那么厉害。
“喂,小鬼。”他试图去揉黄少天的脑袋,却被后者一掌拍开。
话超多的小鬼哭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魏琛只好蹲他旁边等他哭。
反正小孩儿嘛,哭累了就不哭了。

果然,黄少天没哭多久,猛地站起来,眼神像是要杀人。
“你干啥?”魏琛不自觉看了眼桌子上的水果刀。
好在黄少天只是抓起了水果刀旁边的夜雨声烦账号卡,然后用粤语吼了句什么。
魏琛没太听明白。
黄少天不介意再用普通话说一遍:“我说老鬼!跟我打几场!”
魏琛把烟头扔到易拉罐里,“打屁啊!”
“你打不打打不打打不打!”黄少天指着他:“没用的老鬼!”
“我他妈......”魏琛也站起来,看着黄少天却没有了下面的话。

这是蓝雨的妖刀,这是他带回来的,他亲自锻打出来的。
而这把妖刀,在跟他打的那一局里,却收敛了所有犀利的光,笨拙地故意犯些莫名其妙的错。

还没等荣耀二字出来,魏琛就拔卡了,转身就走。
“喂!”黄少天叫住他。
魏琛冲他竖个中指,“你打的是个什么鸡巴?啊?脸都不要了是不是?这是在嘲讽老子还是在嘲讽你自己呢!”
黄少天咬着牙,突然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魏琛气得有点哆嗦,但还是再次伸手去摸了摸黄少天的头。
“少天,以后不要冲动。”魏琛说。

这是魏琛离开蓝雨前对黄少天说的最后一句话,黄少天记了一辈子。

4.
x市,魏琛的家乡。
他年少轻狂,职高没读完就南下闯江湖,创造了一个王朝后,又两手空空地溜了回来。
邻居们都传他这几年在g市开公司,发了财,见到这个当初的小混混居然都有些客气。

248元。
这是魏琛带回家的所有资产。
他大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你不是老板么?”他大问他。
魏琛埋头吃面,油泼辣子溅了一嘴。
“老俅板,我是队长。”
“队长不是老板?”
“老板是老板,队长是打工的。”魏琛两三口吃完一大碗面条,有点哽。
他大了然,不死心又问:“你打工就这点儿钱?人隔壁那娃也打工,上工地,还不是啥队长咧,每天都一百五。你出去这些年,就当人家干两天?”
魏琛说:“g市吃饭贵么!”
“你队不管伙食?啥俅队,瓜怂白干几年咧!”
“你甭管!”魏琛实在不好说,其实他就是工资低,从签合同时就低,即使队里管吃饭,他也剩不了什么钱。
他也没想过要存钱。因为他一开始的打算,是要在蓝雨待很久的。

248元,可以在小镇的网吧上很长时间的网。可刚上游戏两分钟,人物名字都还没起,魏琛就一阵胃疼,连忙拔掉他新买的账号卡,直奔厕所。
妈的,太久没吃辣了。
在网吧的厕所镜子里,他看到自己胡子拉碴的脸。
靠?老子看起来,有这么老?
他难以置信,却忍不住举着手机自拍了一张。
操,是很老。
他打算把照片删除,手指点在屏幕上的小垃圾桶上方时,却改了主意。

魏琛的新账号:迎风布阵。等级:1级。武器:无。
角色的脸是他在厕所里的那张自拍导入生成的。
“老就老点吧。”他摸着下巴的胡子,盯着迎风布阵那张沧桑的脸,对它说。

5.
从小混混,到到南下打工仔,再到蓝雨队长,再回到家乡变成老混混。
魏琛有时候觉得自己这一路走得真是奇葩。
当他为了索克萨尔改武器的事,跟网吧里的另一个混混打起来的时候,他越发觉得这个世界真他娘的诡异。老子,蓝雨的创始人,索克萨尔的创造者,蓝溪阁的建立者,现在在这个小破网吧里,因为吐槽了新版灭神的诅咒,而跟蓝雨脑残粉打架?
操!
好在网吧看场子的及时过来拉住了双方,魏琛不服气,还想接着干,顺便终于撂出了狠话:“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蓝雨的队长!”
混混像听了个笑话:“你是喻文州?做梦呢!老子还是嘉世的队长咧!”

魏琛原本想来个自曝身份震慑敌人,然而现实走向并不像电视剧那么顺利。
他不说话了,而是默默坐回去接着打游戏。
离开蓝雨已经三年了,新粉丝不认识他,是很正常的事。
那混混还想过来跟他吵,网吧老板直接过来,说:“他真是蓝雨老队长。索克萨尔以前是他的。”

那个混混什么反应,什么表情,是震惊,还是抱歉,魏琛已经没心思关注了。
他点开了装备编辑器,开始重造他的武器。

死亡之手在一个又一个日升月落里,渐渐显露雏形。

6.
魏琛再此遇到叶修,是在网游里。君莫笑刚进神之领域,他就知道,这货肯定是叶修。
“魏老大,怎么抓!”身边的兄弟们对这次抓捕君莫笑的行动异常兴奋。五百块的赏金不多,二十几个兄弟吃顿饭就没了。让他们热血沸腾的只是聚在一起“干大事”的那种感觉而已。
魏琛叼根烟,老气横秋地部署战略,最后交代了一句:“你们小心啊,那家伙贱得很,不要被他阴到。”
“那你呢?魏老大!”有小弟发现,魏琛的计划里并没有包括迎风布阵。
魏琛说:“废话,我躲起来,掩护你们。不要担心啊,你们死了我报仇。”
小弟无语。

埋伏,抓捕,跟君莫笑打正面,除了这家伙的确很难抓之外,一切都还好。
直到被爆掉死亡之手,叶修对他说出那句话。

“很寂寞吧老魏?”

“什么乱七八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魏琛皱眉,赶紧接了两句。
“当初你为什么没留在蓝雨?我听说当时蓝雨挽留你留下做指导。”
“老子对那没兴趣!”魏琛回答得非常果断。

然而接下来叶修的话,却让他无法果断了。

“你还是更喜欢站在比赛场上吧?”

7.
x市到h市的火车,要坐一天一夜。

魏琛的手一直揣在衣服兜里,那里面有迎风布阵的账号卡,还有一个移动硬盘,硬盘里有他这些年的心血。他不知道他的心血能带来什么,也许什么都带不来,但他还是选择把它们和着一堆家当通通带到兴欣。
他的脚下是他两个旅行包,里面就是他的全部家当。包的肩带上有个蓝雨的徽章,已经掉了一些漆,看起来旧兮兮的。
“蓝雨?”邻座有个少年指着他的背包搭话。
魏琛点头:“咋?你喜欢?”
少年摇头:“喻文州是厉害,但手速太慢了,不行。我家h市的啊,我还是喜欢嘉世。”
魏琛冷笑一声:“喻文州手慢?他一只手能打十个你!还有啊,劝你别喜欢嘉世了,兴欣听说过没?”
少年没听清:“什么欣?”
魏琛有些得意地转头继续看风景,“兴欣啊,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他想起年少时去g市时,也是坐在这样的火车上。看着飘过的云,跑过的山,那时候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无所不能。

魏琛把手伸到窗口,指尖轻轻在玻璃上画了个六芒星,捉住阳光,捉住时间。时间不会在天空留下任何痕迹,一如年少时的初心。

现在老子也无所不能。
他想,冲着窗玻璃,咧着嘴,满足得要命。

end

评论
热度(3440)

© 草壁英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