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哲平vs韩文清】《绝对不能退让的东西》


  ※不是BL、也非CP向的单纯干架文,时间设定为第十一赛季,对战组合为义斩对霸图,孙哲平的再睡一夏对决韩文清的大漠孤烟。

  ※私心设定,叶修在第十一赛季开始担任主播檯的荣誉解说。

  ※纯粹写爽,请忽略所有可能不合理的Bug,专心看两个顶尖高手PK就好。


  《绝对不能退让的东西》


  破灭斩!

  抡起重剑,孙哲平手下的再睡一夏高高跃起,本该是崩山击的起手,剑锋未落,却直接在空中做了一个技能取消接第二个技能的操作,朝着前方的大漠孤烟,当头就是一劈!

  经过一番鏖战,再睡一夏此时身上挂着狂暴,刚才一连串攻势逼出了韩文清的钢筋铁骨,这个技能对大漠孤烟这个拳法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刻追加一记破灭斩下去,可以最大程度地削弱大漠孤烟的战力。

  开着狂暴的再睡一夏跃在空中,周身浸浴在炙热鲜红的血气裡,整把重剑都彷彿裹绕着烈焰似的血光,迎着大漠孤烟手裡的烈焰红拳,彷彿有某种遥遥的呼应。

  然而,面对迎面斩来的重剑,韩文清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只见大漠孤烟身形一蹲,步伐一踏,双手已朝着再睡一夏的剑架了上去。

  空手入白刃!

  这样的情况下,出这一招实在太理所当然了,甚至可以说是主动把剑送到对方手上架的,水到渠成得没有二话。

  所以说,这个破灭斩是个饵,韩文清开了钢筋铁骨,孙哲平便势必要出一个破灭斩来摧毁大漠孤烟的防御,韩文清不可能让孙哲平称心如意,当然也会出空手入白刃──韩文清完全清楚孙哲平的计算,韩文清也清楚,孙哲平不可能算不到他已经清楚了他的计算。

  对经验老到的两人来说,这是一个彼此心知肚明的局,不谙箇中奥妙的观众看得激动,两人却都知道这简直像一场配合好的戏,大漠孤烟跟再睡一夏两个人都要照着剧本走,再睡一夏理所当然地出剑,大漠孤烟便理所当然地想捉,一切都是这麽地理所当然。

  而比赛总不可能理所当然地谁胜谁负,出人意料的部分,就在这个剧本之外,孙哲平准备了什麽后招、韩文清又要如何见招拆招。

  孙哲平虽狂,但那并不代表他不懂得计算,这种在激烈对攻中的计算可说是必然存在的,总要算清楚彼此技能的种种细节、招式对打间的节奏,才能掌握到自己的胜利。

  关键,就在孙哲平接下来会怎麽变招!

  来吧!

  在狂暴状态的加持下,再睡一夏的重剑抹过一道鲜红的光影,快得不像话地朝着大漠孤烟迅雷般劈落;而大漠孤烟架势摆好,双手一扛,已经完全做好了捞住再睡一夏重剑的准备。

  虽说是计算,但在真正的实战中,这样操作的空间其实间不容髮,不过是不到零点五秒之间的事。

  所以,没有先计算好这一切,是不可能来得及操作的。

  会怎麽做呢?韩文清的双眼,紧紧盯着再睡一夏的剑。

  然后──



  大漠孤烟,抓住了再睡一夏的剑。



  「漂亮!空手夺白刃!大漠孤烟成功拦截了再睡一夏的破灭斩!这完全是可以趁机反打一波攻势的节奏啊!」潘林大叫。

  「失误。」他身边的荣誉解说,叶修,却是微微蹙起眉头,盯着萤幕上的画面:「孙哲平跟韩文清两个人都是老手,这种对攻的节奏太想当然,韩文清几乎一定会出空手入白刃,孙哲平一定也是在算到了这个前提的情况下才出这破灭斩的,没道理被抓得这麽刚好……再睡一夏的这个破灭斩送到大漠孤烟手上前是有一个抹剑的动作的,看得出来孙哲平原本打算变招,没想到时机没有抓到,结果反而是把自己送到了大漠孤烟手上。」

  正在比赛席裡的孙哲平当然听不见叶修的这番解说,但他的嘴角已流露无可奈何的苦笑。

  叶修是对的。

  刚刚,就在他的破灭斩几乎被大漠孤烟锁住的时候,他已经做了取消破灭斩、重剑横移然后出血影狂刀的准备──这是他原先的计算。

  但是,就在他准备要操作下去变招的那一刻,无可抑制的剧烈抽痛,突然袭击了他的整条右手臂,无法阻止的、触电般的疼痛,让他的操作彻底变形,准备好的变招自然也失败了。

  这场义斩与霸图正面交锋的单挑赛,场上撞到的两人都是个性极其鲜明的类型,久违的对决也吸引了无数观众的目光,两人也确实打得酣畅淋漓、贡献了一场精采绝伦的战斗──孙哲平豪放潇洒的狂,与韩文清坚毅顽固的刚,同样都是锐意进取、像是只进不退的打法,风格神似的两人打出的局面,无庸置疑是荣耀至刚至阳的一战。

  可惜,孙哲平的手伤,已经不允许他在赛场上挥洒自如了。

  致命的失误。再睡一夏暴落的一剑,被大漠孤烟抓了个正着。

  没想到会真的成功架到再睡一夏的剑,韩文清也怔了一下,但空手入白刃作为抓取技,他还是有充足的时间去消化这份惊诧,然后把自己的拳头继续扎实地灌在再睡一夏身上。

  空手入白刃是个挡拆技,这个挡本身就是一定程度的抓取效果,再睡一夏是个狂剑士,也不可能抬腿朝着大漠孤烟来一脚,况且大漠孤烟的钢筋铁骨还在,他就算真能踢上一脚,大漠孤烟也是不痛不痒。

  挡拆技,一挡一拆,只要前面这一挡成功,后面那一拆的攻击是有系统帮助的,任何人都绝对不可能闪过。

  饶是孙哲平这等大神也一样。

  于是,大漠孤烟挡拆,一拳重重地揍在再睡一夏身上。

  空手入白刃的效果至此结束,但遭受攻击的再睡一夏也处在被攻击命中的微微僵直裡,而任何一个职业选手都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势必会衔接上一段漂亮的连续攻击,来把千载难逢的空手入白刃抓住反击的机会发挥到淋漓尽致──关键时刻空手入白刃后一套反击直接把对方带走,韩文清也不是没有干过。

  经过方才一番鏖战,再睡一夏的血量,也完全在大漠孤烟有机会带走的程度──于是全场,所有霸图的粉丝们都沸腾了!

  「韩文清!韩文清!──」

  但是,跌破所有人眼镜的,大漠孤烟的第二拳,居然落空!

  一拳命中再睡一夏,接着正是展开连击的大好机会,别说是一个平凡的神之领域玩家都能做出这样的判断,韩文清自己本来就也是这麽考虑的──偏偏,居然第二拳就失手了!

  「支撑不住了……」

  到头来,还是叶修最清楚究竟发生了什麽事。

  「孙哲平的手伤、还有韩文清的状态下滑。」叶修叹息:「这两个人都到极限了。」

  都到极限了。

  没错,方才的两人确实贡献了非常精采的一场激战,再睡一夏刀刀见血的狂砍,与大漠孤烟拳拳到肉的猛攻,然而随着时间过去,孙哲平的手伤发作、韩文清的老化也让他的操作显出疲态,展开连击、甚至有机会直接分出胜负的关键时刻,他居然没能把握住,就这样在第二击就挥空了。

  大漠孤烟一拳刚猛无畴地挥出,雷霆万钧地打在空气上。

  空手入白刃的效果结束,已经被解除了抓取状态的再睡一夏,完全可以当头继续朝着大漠孤烟展开攻击。

  但是,孙哲平没有这样选择。

  再睡一夏后跳。

  然后,韩文清也做了一样的选择。

  大漠孤烟后跳。

  眼看这场狂风暴雨般的战斗就要进入最高潮,谁也没料到两人各自一个失误后,居然同时选择了退让,两人都接连两个后跳跃开,然后慢慢地往后退步,竟是在两人之间拉开了从战斗打响后就没有延长过的距离,就这麽遥遥对峙着。

  彷彿,隔着对方的角色,能看见对方萤幕前,彼此脸上苦涩的表情。

  第一狂剑,却驾驭不住自己狂傲的剑法。

  拳皇,却控制不了自己机不可失的一拳。

  一个是手伤,一个是状态下滑。两个人都犹如到了强弩之末,无情的岁月、残忍的病痛,正在将他们拖离这个一旦走下、或许就一辈子都无法再回归的赛场。

  场馆裡,义斩与霸图双方的粉丝,都在转播中领会到了两人面对的困境,陷入不忍继续看下去的沉默,有些泪腺发达的粉丝甚至动容得几乎要流下泪来。

  最刚猛的纯爷们,如今却再也无法用自己最爷们的方式活着。

  那得是多大的憋屈。像足球员被折断了腿、吉他手折断了手指、歌手伤了声带、画家失去了视力……这样的失去是最悲哀的,因为他们再也无法拿回自己被夺走的东西了。

  结束了。

  任谁都感受得到,这已不仅是一场比赛的结束,而是昭示着两人的选手生涯都将迎来终末了,再怎麽顽强不屈的人、纵然是韩文清这样的硬汉,也不可能对抗得了命运的不仁慈。

  结束了。

  场上对峙的大漠孤烟与再睡一夏,此刻已全然没有那种风雨欲来的剑拔弩张,看在满场观众的眼裡,只觉得这画面像是两个惺惺相惜的英雄在苍凉对望,悲壮得让人想别开眼睛。

  他们已经不再是在和彼此对抗,更像是在对抗自己、对抗降临在身上的命运。

  而这个世界上,有什麽比对抗命运,更接近螳臂挡车的事?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不是说一句「我不服」,然后咬紧牙关不屈不挠,就一定能够收穫丰硕战果的事。多得是就这样被命运辗得支离破碎、从此万劫不復的人。

  可是。

  正因为如此,英雄,才格外能够展现他们的非凡价值,与雄伟气魄。

  孙哲平知道他到极限了。

  韩文清也知道他到极限了。

  但是,有些东西,是就算站在极限的边界上,也绝对不能退让的。

  因为,那是支撑着他们,一路走到这裡的东西啊。



  云身!

  大漠孤烟猛然身形一闪,整个人已坚定不移地飞跃在空中,甫落地,却又左足一蹬、身影霍然急速拔起,像一支开弓的箭,锐不可当地飙出!

  打製技能,强力膝袭!

  现场登场就爆了,有些激动的粉丝甚至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任何人都看得出,这两位迟暮的老将所遭遇的无奈,却也因此,他们对命运做出的顽强抵抗,无与伦比地撼动人心。

  螳臂挡车吗?那便来吧,你要辗过我的话就辗过去吧。

  但你别想要我退让哪怕半步!

  势若奔雷的大漠孤烟飞在空中,朝着前方的再睡一夏猛烈地撞去,却在膝盖顶到再睡一夏以前,右拳已经扬了起来。

  云身接强力膝袭,瞬间要将双方的距离化整为零,而在连续两个移动技的加速度下,这记猛拳将会是前所未有的迅猛!

  于是,拳皇手中的烈焰红拳,挥出了他最强悍的一招。

  猛虎乱舞!



  而孙哲平看着萤幕上急速飞近的大漠孤烟,也深深感受到了从角色上绽放出来的神采,那正是韩文清赖以为大漠孤烟夺下「拳皇」之名的斗志,是他为这个角色注入灵魂的战斗身姿。

  真的很相像啊,这个人──和他一样的刚强,就算要死也要死在前进的道路上、无论如何也要站得直挺挺地死的那种生存方式。

  那麽,你也该知道──像你这样顽强的傢伙,就是我最喜欢的对手,我也早就准备好了对抗手段!

  孙哲平几乎是用尽吃奶的力气,才让抽痛的右手抓紧滑鼠,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右手的神经上传来,他却还是咬紧了牙,捉着滑鼠、左手控制着再睡一夏冲向前方。

  人生充满意外,运动几乎没有什麽是不受伤的,跳舞会拉伤、游泳会抽筋、打篮球会吃萝蔔、踢足球可能会骨折、打排球手会瘀青、打棒球被触身球打到那种痛无须多言,遑论打拳击、打美式足球……哪怕是听起来好像表演性质很重的花式滑冰,为了练习到可以上场的程度,滑冰选手都不知道在冰上摔了多少次狗啃屎。

  但是,就算知道可能会受伤,还是想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即使代价可能是一辈子都无法痊癒的伤,即使从今以后都要背负永远的伤口。

  这一秒钟裡,他拥有这个世界上,谁也夺不走的自由。

  孙哲平很喜欢一句话,用来描述他们这种人,不疯魔、不成活的生存姿态。

  啊,那四个字,就叫做──「壮士断腕」。



  冲撞刺杀!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始动的,就在大漠孤烟云身出手的瞬间,再睡一夏已经不约而同地擎起重剑,拔足狂奔、朝着大漠孤烟冲刺过去!

  然后,迎着大漠孤烟紧跟在强力膝袭后飞快逼近的猛虎乱舞,看着那将坚持自我的顽强意志贯彻到底的身影,孙哲平忍着手部痛彻心扉的疼,在选手席裡发出撕心裂肺的吼。

  他不知道,对面的韩文清是不是也在选手席裡发出嘶吼,要将承受的命运重量通通宣洩出来,但这一刻,一向狂傲的他不得不这样释放他的能量。

  手很痛,痛得足以让人不禁担忧,他这场比赛打完、是不是就不得不再次退役了。

  但孙哲平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那种对局外人来说理所当然的思考,连一秒钟都没有在他的脑袋裡出现过。

  ──这就是职业选手与一般玩家的差别。

  这可是他们赌上生命去挑战的世界啊!

  就算这场比赛右手报废了也好,就算这场比赛过后再也不能打荣耀也好!

  他要打!只要还能在这个赛场上多站立一秒钟,他就要用最灿烂的方式绽放自己直到最后一刻!

  这是荣耀职业联盟第一狂剑,孙哲平做出的选择。

  他愿意,用这种燃烧殆尽的姿态,迎接属于自己的落花狼藉。

  因为他就是这样活到今天的──这就是他绝对不能退让的东西啊!!

  这就是──他的荣耀!!





  迎着大漠孤烟的猛虎乱舞。

  顺着冲撞刺杀的加速,再睡一夏,重剑扬起。

  打製技能出手。










  幻影无形剑!

评论(5)
热度(15)

© 草壁英彥 | Powered by LOFTER